第六十二章

罔顾 作者:珍妮西

第六十二章

      付瑛带着那条裙子回家了。
    睡前,她还是忍不住又把衣柜打开。屋内暖h的灯光照在衣服上面,能看出来滑滑的面料和垂坠的质感。
    付瑛g了g嘴角,心想,这小子还挺会选。
    第二天,付瑛主动来了余凌家。
    她里面穿了那条裙子,外面一件黑se短外套,走路的时候墨绿se的裙摆撩动,g的余凌眼睛几乎长在了她身上。
    她进来就坐在了那张旧沙发上,洗的发白的蓝se,愈发衬得她那条腿白的细neng。余凌坐到她身边去,跟贼似的,滑溜溜地在她腿上m0了一把。
    付瑛就看过来了。
    余凌笑得见牙不见眼,付瑛说:“快去做饭。”
    余凌揪她的脸:“敢指使你男人啊。”
    付瑛往后一靠,m0了m0平坦的肚子,说:“我饿了。”
    余凌没话说了,p颠p颠去做饭。
    饭做好的时候已经两点了,正是一天当中最热的时候。余凌把碗躺在桌上,转身拿筷子的时候,注意到付瑛把外套脱了。
    细细的吊带,白皮肤,锁骨,还有毫不遮掩的rug0u。
    余凌y的很彻底。
    他哑着声音说:“饭好了。”
    付瑛应了一声:“好。”然后把外套扔在沙发上,走过来了。
    余凌这顿饭都吃的很不专心,毕竟一对又白又大的nzi就搁在面前,没几个男人能挡得住这诱惑。想着,余凌又觉得后悔,他这不是花钱给自己买罪受么?
    看的着,吃不着。
    余凌叹了一口气。
    付瑛拿着筷子,问他:“怎么了?”
    余凌一脸的深沉:“我在想事情。”
    付瑛笑:“想什么事情。”
    “我在想,”余凌的声音低一些了,“我什么时候能睡你。”
    这话说的没预兆,即使付瑛不是个容易害羞的人,脸也红了,她骂他:“胡说八道些什么。”
    余凌越被骂越兴奋,他捧着脸,说:“那你穿这么x感过来g嘛?”
    付瑛低着头,说:“先吃饭。”
    余凌眼睛亮了。
    付瑛这话的意思就是,吃完饭可以g点什么。
    吃完饭,余凌把碗洗了,坐在沙发上喝了一大杯水。天气越来越热,他身上就只穿了一件短袖,袖子还被他扒到了肩上,露出线条结实的手臂。
    付瑛看的眼热,一边喝水视线一边往下,最后落在他的k裆上。
    她想起一句不太好的话,叫什么——“没有什么b高中生的ji8更y。”这句话实在不太文雅,但她又觉得事实的确如此,就好b现在,她只是稍微想一想,就觉得身下sh了起来,甚至开始幻想上次跟他za的场景,想念余凌的roubang在她身t里搅弄。
    付瑛的呼x1都重了。
    她看着余凌,几乎把他脸的每一处都印在心里了,她觉得自己就跟个变态一样,她还听见自己说:“想在这儿做吗?”
    余凌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付瑛走了过来,坐在了他身上。
    付瑛的身子轻飘飘的,坐在他腿上都没什么重量。裙子很长,但偏偏被她穿的格外的yu,她露了腿,两条腿绞在他腰间,把他g的sisi的。
    余凌的眼睛被她那双腿刺红了。
    付瑛瞬间感受到余凌身下的y度,果然b金刚钻还y,她下面止不住地流水,她挺着身子往前压了一下,碾过余凌的ji8,说:“这么敏感啊。”
    余凌把她pgu捏住了。
    付瑛今天格外的兴奋,连带着x1nyu也旺盛的可怕。她左手利落地解开了余凌的k子拉链,隔着内km0他的y物。那东西可ai得很,越m0越y。
    付瑛有些忍不住了,她微微喘着气,抬高身子。余凌也激动的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但他看着付瑛的动作,好像知道她要g些什么。
    付瑛把内k褪下来了,一路褪到挂在脚脖子上,余凌才发现,她今天还在脚指甲上涂了甲油,粉neng的红se。付瑛没给他欣赏的机会,扶住余凌的ji8就坐了上去。
    余凌毫无防备,“嘶”了一声。从下身到灵魂,爽到底了。
    虽然没做前戏,但付瑛的里面已经足够润滑了,刚刚那会儿,光是想想水就流个不停,更何况现在,水都顺着流在了余凌的k子上。
    余凌扶住了她的腰。
    付瑛不让他帮忙,她用手撑着沙发靠座,一下一下往前挺身。余凌被她弄得舒服si了,过去到现在他都没t验过这种感觉,他跟着无意识地往前挺身子,他动作大,力气也大,付瑛就这样坐在他腿上ga0cha0了一次。
    做完一次,余凌抱着她上了楼。她身上的衣服布料已经皱的不能看了,梅g菜一样贴在身上,余凌g脆帮她脱了,然后尽情欣赏她的身t。付瑛躺了一会儿,撑着手臂,一点一点慢慢靠过来,将余凌的东西含在了嘴里。
    余凌太yanx都在突突地跳。他想说让付瑛不要这样,他受不住,他觉得那东西不g净,她是他的老师,怎么能帮他口。
    可那滋味太xia0hun蚀骨了,他撑了一会儿,就开始一下一下往付瑛喉咙里送。
    付瑛的嘴里是sh的,热的,余凌越来越激动,最后没忍住,就这样送进了付瑛嘴里。
    s完,余凌还沉浸在余韵中,好不容易清醒了,他赶紧退出来,看到付瑛手捂着脖子,一脸难受。他吓着了,连忙问:“怎么了?”
    付瑛冲进卫生间把jingye吐了出来,喉咙里还满是腥味,余凌送来了一杯水,付瑛就着喝了一口。
    余凌皱着眉头看着她,担心地说:“不要紧吧。”他又挠挠头,“我不是故意的,一下子没憋住。”
    付瑛看着他赤条条的样子,说:“不怪你。”
    她不嫌弃余凌,相反她还有些高兴。她本就不是个在床上会在意那些条条框框的人,更何况这次还是她主动。
    “真的吗?”余凌说,“那东西不好吃吧。”
    付瑛说:“你自己尝尝。”
    说完她就亲上来了,张开嘴唇,舌头缠着余凌,余凌觉得自己的jingzi还真是不好吃,奈何多了付瑛的气息,就变得美好了不少。
    缠着缠着,他又把付瑛扯回了床上。
    这次,他是用ji8把付瑛c上ga0cha0的。んаIΤаńɡSんúωú。℃οM
    --

第六十二章

- 御书文 https://www.xyushu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