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罔顾 作者:珍妮西

第六十五章

      付瑛捏着衣角,坐在车子里面,没有风吹进来,但她竟然觉得冷。她没有勇气看叶鹏明一眼,但她听到他的呼x1,一时重一时轻,迫在她的x口。
    上楼之后,两个人占据了沙发的两端,付瑛坐在一边,轻轻抬头,就看到了桌上的那盒烟。叶鹏明肯定也看到了,她想,但她在这样的环境下竟然还想ch0u根烟。
    过了一会儿,叶鹏明说话了。
    “多久了。”
    这句话g起了付瑛的记忆,她仔细想了一会儿。多久了,应该是从夏天开始的吧,从见他第一面开始,似乎就有什么不一样了。
    叶鹏明还看着她。
    付瑛盯着手指,说:“忘了”
    叶鹏明无话可说。他坐了一会儿,想起什么又站起来,两三秒之后又坐回去。两只手在膝盖上搓了搓,他两腮紧着,想说什么却不想开口。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你ai他?”
    “不。”付瑛答的很快,但说完就茫然了。
    她没给自己机会去深想。
    叶鹏明看着她,从他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她黑长的发丝,落在肩膀上,压出一截柔和的弧度。叶鹏明觉得自己好贱,都这个时候了,他竟然觉得她脆弱。
    明明背叛的也是她。
    他呼出一口气:“你想跟我离婚吗?”
    付瑛回头,扯住她袖口:“不离婚。”她眼眸子亮得很,毫不犹豫:“我不想跟你离婚。”
    “那得看我同不同意。”
    叶鹏明站起来,他没打nv人的ai好,但今晚他的心情跌到了谷底,他想,如果他继续坐在这儿,他会不断回想刚刚看到的付瑛跟那学生在一起的画面,她跟他在一起b跟他更开心。
    他恨地砸墙。
    晚上,叶鹏明把床搬到了沙发上。
    付瑛躺在卧室里,看着窗帘被风吹得一前一后地荡。她忍不住看了一眼手机,微信界面空空荡荡,余凌没有来找过他。
    付瑛觉得正常。换作是她,她也会这样。
    翻来覆去一整晚,付瑛在凌晨十分迷迷糊糊睡着了。
    早晨起床,付瑛头还是昏昏沉沉的,她刷牙的时候看了一眼叶鹏明,他显然也没睡好,眼下都是青黑。
    付瑛今天也不想洗头,出门的时候随手拿了个皮筋把头发扎了,换鞋的时候,叶鹏明也跟着出来了。
    “我送你。”叶鹏明说。
    付瑛没说话。叶鹏明不信任她,她明白。
    到校门口的时候,付瑛侧头看了一眼后视镜里的自己。脸se灰白得吓人。
    下车之后,付瑛记起叶鹏明还没吃饭,她想提醒一声,但最后还是算了,她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和叶鹏明的关系。
    进教室,余凌还没来。
    第一节早读结束之后,余凌还是没来。
    早上第二节课下了之后,师太跑过来问:“余凌今天是怎么回事?”
    付瑛正在整理手边的东西,闻言顿了一下:“家里有什么事吧。”
    “我待会儿问。”
    师太放心地走了。
    付瑛最终还是没打电话,但下午的时候,余凌背着书包来了。
    他身上的校服松松垮垮的,拉链拉到一半,头发b平时炸的还厉害,走哪儿都格外打眼。
    隔壁班的男生看着他的模样嗤了一声:“妈的装b就他最厉害。”
    男生们都赞同他这句话。
    到楼上,余凌踢到了一个易拉罐。他看了一眼,一脚踢飞,易拉罐在半空中转了个圈,最后停在了走廊尽头。余凌眼皮都没抬,转身进教室了。
    乔武鸣正急呢,抬头就看见余凌黑着一张脸进来了。他没做声,等余凌在座位上坐下了,他才说:“你g嘛去了,师太今天点你名了。”
    余凌也没回答,直接往桌子上一趴,睡了。
    乔武鸣给他气的差点咬舌自尽。
    接下来那节课余凌还在睡,老师看他几眼,陶波都感觉到了,一个劲儿转头冲乔武鸣使眼se。乔武鸣耸了耸肩,表示自己没办法。
    下午大课间,余凌总算睡好了。
    脑袋很晕,他去水房打了瓶水,顺便去厕所ch0u烟。ch0u完烟,出来就碰上付瑛了。
    付瑛踩着高跟鞋从他旁边过去,跟没看到他似的。
    余凌憋不住了,他轻轻一g,扯住了付瑛的袖子。
    指尖碰到了付瑛一小块肌肤,付瑛觉得浑身上下都战栗了起来。她强撑着作出平静的姿态,微微一个转身,把袖子从余凌手指上拉了下来。
    “你别害我。”付瑛说。
    余凌看着她:“我怎么害你了。”
    “我是你老师。”
    “你也知道你是我老师。”
    付瑛的眼不受控制地抖了一下,手跟着没了力气,一本书差点掉了下来。
    “你也把我害了。”余凌说。
    说完,他轻轻笑一声,回去了。
    付瑛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办公室的。
    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她无数次看手机,最后做了决定。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叶鹏明和余凌,她只能选一个。而叶鹏明是她丈夫,两人在一起多年的感情,不可能因为这几个月就轻易付之一炬了。
    她敲了一行字发过去:【晚上见一面吧】
    发完她整个人脱力一样,瘫在办公桌前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她想,不过是小孩子玩闹一场,结束了也就结束了。
    她甚至还对着镜子冲自己笑了一下。只不过太难看了,b哭还难看。
    晚上,气温b白天要低很多。付瑛穿着白天的衣服,在校门口站了很久。等到人都走光了,她以为余凌不会来了,她往学校里面看了一眼,看到余凌慢吞吞拎着书包出来。
    他眼睛一直落在她身上。
    付瑛有些受不住这样热烈的目光,她低下头,过了一会儿,还是看过去。
    “怎么,想好了吗?”余凌靠在围墙上,手指中间夹着一根烟。
    “嗯。”付瑛说,“想好了。”
    没有人说话了。
    付瑛停了几分钟,说:“我们分开吧。”
    她这句话说的极低,几乎快要被风吹散了。
    但余凌全都听见了,不仅如此,他还觉得这声音极大,敲在他的心上。
    “是吗?”余凌说,“玩够了?高中生玩够了?”
    “你别这么说。”
    余凌说:“那我怎么说。”
    付瑛也觉得难受,她觉得心被绞在了一起,一下一下,迫到极点。但她说不出来那些话,或者说,那些话到现在都没用了。
    于是她抬起头,笑着说:“是啊,我玩够了。”んаIΤаńɡSんúωú。℃οM
    --

第六十五章

- 御书文 https://www.xyushu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