χyцsHцщц㈦.còм 分卷阅读240

碧荷 作者:阿里里呀

χyцsHцщц㈦.còм 分卷阅读240

      十八岁之夜(12.我来帮你)慎入
    怎么可能在这里尿?
    “林致远你放开我,”碧荷咬着嘴唇,脸色通红。手腕上的布条扯了几下没有扯开,花瓣却暴露在了男人的目光里——虽然说是夫妻,可是暴露隐私部位依然让人羞涩。
    肩膀还在痛,膀胱鼓胀难耐,碧荷挣扎了几下,男人已经俯下身,开始吮吸她的乳房。
    潮湿粗糙的舌面卷过敏感的乳头,酥酥痒痒,电流从乳头开始发散到全身,碧荷哼了一声,阴户蠕动了一下,吐出了一口已经液化的透明精液。
    又或者还有一滴尿液。
    “我要尿尿——”
    但是似乎更想尿了。喝了一晚上的酒,现在终于全部集聚在膀胱,碧荷用力憋着下身,男人的头还趴在她胸前吮吸,充耳不闻。
    “我要——”
    “梁碧荷你怎么没奶了?”男人吸了几口,又握着乳房舔了几下,“我要吃奶——”
    又突然想起了什么,男人一口咬住了她的乳肉,用牙齿狠狠的捻了几下,在女人的吸气声中,男人已经半软的阴茎又再次勃起,没有理会女人的呻吟和挣扎,他又翻到了她身上,勃起的阴茎抵开了白嫩花户。
    梁碧荷是他已经买回家的——他想干多少次就干多少次。
    两瓣花瓣被抵开,堪堪含住了男人鹅蛋大小的龟头前端,刚刚射入的精液,开始一点点的往下流出。
    “你先放我去上厕所啊林致远!”
    感受到了男人的利刃蓄势待发,可是女人的另外一种需求更为迫切——甚至都超过了肩膀的疼痛。碧荷拿腿蹬他,却被他按住了膝盖。
    她知道他精力充沛,一晚上两次正常三次不多,可是现在她要尿尿——
    男人低头,看着她的阴唇含住自己龟头的样子。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腹,小腹用力,无毛的花户又被撑开,粗壮的褐色欲棒再次一点点的消失在了女人下面的小口里。
    紧致,温暖。
    他看着她圆圆的眼睛。
    “嗯——”
    本来就在憋尿的肌肉格外的紧,异物坚硬,一寸寸的像蛇一样慢慢侵入,滑腻粗壮,似乎就连形状都似乎能被甬道感知——
    又那么滚烫,烫的碧荷一个哆嗦。
    她悄悄放松了一点肌肉,可是那尿液似乎又要喷薄而出——吓得她马上又夹紧了下身。
    男人似乎感觉到了她小腹的蠕动,低头看了她一眼,提着她的膝盖窝把她的腿按成了M型,又深深浅浅的动了起来。
    “我,额,林致远——”
    “你先让我上厕所——”
    身体被折叠,大腿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被男人刚好压在了膀胱上,膀胱被挤压,男人的冲力一下下的打在屁股上,碧荷随着他的力量一下下的起伏——连带鼓胀的膀胱里也像是潮汐的海水,一浪接一浪。
    阴茎又在身体里侵犯,进进出出,碧荷只觉得身体里痛苦和愉悦交缠,仿佛一半是冰,一半是火,让人死去活来。她伸手想推开他,可是挣了几下,衣带做成的绳子未动分毫。
    男人在她的上方,低头看着她晕红的脸。
    还有圆圆的眼睛。
    还有圆眼睛里面盈盈的泪水——
    梁碧荷在哭——
    她是他的。男人慢慢伸手,勾起了她眼角的泪,又拿到嘴边舔了舔。
    不要浪费。
    “我要上厕所——”她还在哭。
    “你现在上。”他神色平静,下身又挺送了几下。
    “我要去洗手间上。”女人蹬了几下腿,却被他按住了。
    “就在这里上。”男人看着她的眼睛。
    他又不嫌她脏。
    “林致远你压着我我上不出来,我要去洗手间,”
    他的阴茎在她的身体里,似乎快要捅到了胃,就连膀胱里的尿液似乎都已经被他的冲撞荡到了喉头,林致远偏又犯了病——
    “你先把我解开,”碧荷吸了一口气,“等我上完厕所回来,我陪你玩好玩的——”
    “什么好玩的?”他低头看她,声音冷静。
    “我给你捶背——”
    男人慢慢的摇头,“我不要这个。”
    “我给你用嘴——”
    “不要,我就要这么干你。”男人一边否决,一边又用力顶了顶,这一下似乎又顶到了膀胱,一股热流似乎要顶开了肌肉的封锁,碧荷吓得又是一紧。
    “我真的要尿尿啊林致远!”碧荷咬着唇涨红了脸,“我要尿了!我要尿你身上!”
    “你尿。”男人油盐不进的样子,还故意拿手按了按她小腹膀胱的位置,碧荷全身一个激灵,在尿崩之前又再一次的憋住了。
    “你尿,”阴茎还插在她的阴户里,男人低头眯眼,看着她的小穴插着自己的阴茎的样子。
    修长的手指伸出,他慢慢剥开了那两瓣无毛的贝壳——隐秘之地再次暴露在空气里,肿胀的欲核沾染着透明的粘液,在男人的目光里微微发抖。
    可是这次男人的视线却没有在它上面停留,而是直接找到了它下方的另外一个隐秘的小口——
    “你尿,”他认真的说,神色专注,仿佛不过只是一次科学的研究实践活动,“梁碧荷,我看着你尿——”
    下方的小穴口插着男人的阴茎,上方一厘米的尿口被男人剥离露出,嫩肉在他的视线里蠕动,女人怎么可能尿得出来?女人憋红了脸,看着天花板抽泣,“我不想尿了。那你快点做,我待会自己去洗手间——”
    “就在这里尿,”男人看了她一眼,坚持己见。
    粗长的阴茎一寸寸的从她下面的小孔里抽出,一点点的剥离,“是不是我插在里面,你尿不出来?”
    阴茎脱离了小穴的那一刻,男人眯眼盯着她的小口,开始说话,“你现在尿。”
    林致远今天怎么了?
    好变态——
    什么青年才俊哈佛精英?他同学知道他这个样子吗?
    碧荷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一动不动,放弃了抵抗。
    男人眯眼盯了一会儿,两人僵持。又过了一会儿,床垫弹起,是他下床离开了。
    碧荷翻身爬了起来,跪在床上开始牙口并用,解自己手腕上的带子。
    等她恢复自由上完洗手间,再来和他掰扯——
    男人的脚步声落在地毯上,越来越近。
    碧荷咬着绳子,扭头看他。
    “解得开吗?”他站在床边看着裸身跪坐在床上咬着绳结的碧荷,声音平静。
    “你解不开的。”他自问自答。
    “你尿不出来,”他手里还拿着一只羽毛,他说,“我来帮你。”
    請収鑶泍詀:χyūsHūщū7.cοм

χyцsHцщц㈦.còм 分卷阅读240

- 御书文 https://www.xyushu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