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高岭之花?不过如此()

明月入我梦(1v1) 作者:江至疏

2.高岭之花?不过如此()

      这家酒吧的老板真的很会高。
    走廊的灯光不明不暗,橘h偏红的暖色调,显暧昧,尤其是照在薛珩这样的美人身上。
    薛珩平常不会花过多的时间在穿衣打扮上,但他总能将最简单的白衬衣穿得既矜贵又清冷。
    他是禁欲系的长相,却有一双桃花眼。
    即便是最撩人的桃花眼,放在他脸上却一点都显得不媚俗或是狎昵,他像聊斋里禁欲苦读的书生,像言情小说里的斯文老师。
    原来月亮也会诱惑人。
    傅榕只想把他摘下来。
    “薛珩……”
    傅榕伸出手毫不犹豫地揽住薛珩的脖子,然后在他错愕愣住之际,侧过脸红唇印上他的脸颊,出乎意料的是,触感是软软的。
    今天涂的口红颜色有点深,薛珩白皙的脸颊上留下了一枚她的唇印。
    若有若无,隐约可见。
    惊讶像是一把火,烘烤着向来从容镇定的薛珩,将他的脸颊、耳垂、脖颈一一染红。
    绯红色。
    暧昧却令人心动。
    “傅榕你……”
    “我想睡你。”傅榕咬了咬薛珩温热的耳垂,在他僵住后,抬头在他下巴上亲了一口。
    就这么说出了心里话。
    等不及薛珩的答复,下一刻场景一换,傅榕将薛珩压在了床上,通向阳台的门开着,夜风大大咧咧地吹进来,微凉。
    薛珩的呼吸有点急促。
    被傅榕低头解他衣服的动作吓了一跳,薛珩强压下心里的恐惧,慌忙抓住她作祟的手。
    她的手,小小的,热热的。
    薛珩有一瞬的悸动。
    傅榕却倏地俯身从床头柜里取出一条黑色领带,动作自然又快速地将薛珩的双手绑住。
    然后慢慢低下头,轻笑一声。
    “你逃不掉的,宝贝。”
    是的,这才是傅榕的真面目。
    一个占有欲极强的女人,她喜欢将一切看上的人或者事物私有,使他们成为自己的私有物。
    唯有这样,她才能获得无上的安全感。
    满足她那天生的超强掌控欲。
    像薛珩这样的,她很难不占为己有。
    被捆住双手的薛珩彻底察觉到了她的危险,他的一双桃花眼微微泛红,好似难过,又好似失望,定定地望着傅榕含笑的面容。
    “傅榕,冷静下来。”
    “不要、这样……”
    “学长,”傅榕低下头,食指指腹轻柔地划过薛珩泛红的眼尾,轻道,“我想要你,已经想了很久了,今天终于实现了。”
    薛珩没说话,淡淡垂下眼。
    他已经不再挣扎,神情恢复了平时的淡漠。
    神像一样。
    傅榕莞尔,慢条斯理地脱着他的裤子,然后一点点地看着薛珩的身体从放松到紧绷,神情从淡漠到慌张和羞恼。
    傅榕抚摸他,极富技巧地唤醒他作为男性的本能,事实证明,薛珩即便再像神,也终究还是人,也有七情六欲,也有渴求。
    “唔……”
    薛珩被动地承受着来自从前认为乖巧温柔的学妹的亲吻,被她含住舌头吸吮,被她吻得眼神迷离、七荤八素,甚至在她的蛊惑下主动回吻她,他的手动不了,只能艰难地抬起下颌,舔舐她温软的唇瓣。
    傅榕在轻轻喘息,肉着他的手有些发酸,便停了下来,薛珩眉头略微皱住,亲吻她的力度蓦然加重,变得急切起来。
    傅榕的舌根都有些发麻,她忍不住伸手推开他,气喘吁吁地坐回去。
    薛珩脸颊绯红,目光定定地盯着她。
    “傅榕……”
    她休息的时间过久,他忍不住出声叫她,傅榕抬头哭笑不得地看向薛珩,咋还反客为主了?
    她不理眼巴巴地看着她的薛珩,低头自顾自地褪去身上为了装淑女的学院风短裙,然后慢慢靠近薛珩,伸手握住那早已昂扬的部位。
    “你说,你是不是暗恋我很久了。”
    她习惯性地开玩笑,却又猜到薛珩不会回答,于是也没再调侃,调整好姿势后慢慢坐了下去,薛珩眉头猛地一皱,情不自禁地溢出一声沙哑的喟叹。
    “好大……”
    因为容纳不下而感觉到痛意的傅榕不禁皱起了眉,抿着红肿的唇瓣,一点点,小心翼翼地将薛珩彻底纳入体内。
    那里早已湿润以待。
    这场意外又暧昧的情事,不动声色地宣誓了她的主导权,那个向来温柔单纯的学妹,霸道却又极富技巧地将薛珩翻来覆去地折磨。
    他忍不住喘息,又在心里暗暗骂自己羞耻。
    傅榕……
    因为脱力而慢下来的傅榕无奈叹息,俯身靠在了薛珩的身上,轻声说:“抱歉了学长,我有些累了,我们休息一会。”
    薛珩:“……”
    “解开。”
    “嗯?”情潮未退的傅榕迷茫地抬起脸。
    似乎听见了薛珩咬牙切齿的声音,“把我的手……解开。”
    “你要逃?”傅榕不悦。
    “……”
    薛珩闭了闭眼,又艰难睁开,哑声道:“既然你累了,那便换我来。”
    “……”
    傅榕陷入了沉思。
    这家伙怎么看起来一点都不像被强上的?
    不过,他愿意主动献力也好,她也的确累了。于是傅榕从善如流地解开了薛珩被绑住的双手,领带才刚解下来,傅榕就猝不及防地被薛珩翻身压在身下。
    对上他幽深的眼神。
    傅榕闭上眼,笑,“自由发挥就行,我知道你没经验。”这话真没有嘲讽的意思。
    但薛珩似乎被刺激到了。
    那力道,那频率,那手法——
    “薛珩,你傻x吗!x不是这么肉的……”
    还真是毫无章法,全靠本能。
    高岭之花?
    呵,不过如此。

2.高岭之花?不过如此()

- 御书文 https://www.xyushu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