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页

恋爱脑的奸臣们如何自救 作者:麻辣不辣

第89页

      什么都看不到,什么感觉都没有,太可惜了。
    “赶紧起,霍大夫还等着你。”
    ???
    “霍大夫是?”
    “咱们队伍里的大夫,人称霍老歪的那个。”
    “他等我干什么?”白玉辉懒洋洋的坐起身,病来如山倒,他现在就像是被抽了筋骨一样浑身酸软无力,一点儿力气都没有。
    金陵月给他取过架子上干净的衣衫,套在他身上,解释道:“他把脉就把出来你中了蛊毒。你别着急,听我说。我感觉他不是左丞相的人也不是右丞相的人。既然他医术高明,不妨让他试试能不能给你解毒。他说他没见过蛊毒,需要研究。等你醒了问问你其中的一些细节。”
    白玉辉在金陵月的陈述中已经收拾妥当,两人一开门,就看到了门神一样一左一右站着的青画和白蓝。
    “主子你醒了?”
    “主子你醒了?”
    异口同声的问候,惊得白玉辉不自觉后退一步,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楼下已经有起的早的侍卫正在用饭,金陵月领着青画率先下楼吃饭去了。
    白蓝凑到白玉辉身边,调笑道:“昨晚怎么样?有没有把你师弟吃干净?”
    “你小子胡说什么?”白玉辉虽是生气的语气,但是心里止不住乱打鼓,他也想知道啊。
    “装,可劲儿装。昨儿个我半夜来换班,金大人可是小心的和什么似的,都没让我插手,就那么直勾勾的坐在床边盯着你。我觉得我要是进去晚一点,他能盯着把你吃了。怎么样怎么样,到底吃了没啊?我靠,这是什么?”白蓝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揪起白玉辉的衣领看脖颈下方的皮肤。
    是……吻痕?
    白蓝立马坏笑道:“奥,原来是吃了,不过是你被吃了。哈哈哈,你看着印子,啧啧啧,自己下的药,把自己送到了别人嘴里,大人,你好样的。”
    “你怎么知道?”白玉辉醒后,脑子还没有完全恢复转动,被白蓝揶揄的有些难以招架。
    “厨子我给你抓的,询问我给你问的,这么点小把戏我要是再不明白我就是傻子了。不过大人,你想用药你用到金大人身上啊,你怎么能自己吃了呢?”
    白玉辉此时此刻,终于醒过来了。
    他想起来那瓶奇奇怪怪的药瓶子了。
    他要找霍老歪问个清楚。
    白玉辉一把推开白蓝,差点给他从楼梯上推下去,然后头也不回的风风火火的直奔霍老歪的房间。
    霍老歪早起正在房间里做操锻炼身体,白玉辉进去的时候,霍老歪正在下腰。
    霍老歪倒着头看到白玉辉醒过来了,高兴的立马和三岁小孩子一样,在地上打了个滚爬起来,拉着白玉辉的手不舍得放开。
    “活的,我头一次见到活的蛊人,快让我看看。以前觉得你长得一般般,现在知道你身上有蛊毒,我觉得你的脸一下变好看了许多。来来来,走两步,让我看看你的腿。”
    白玉辉冷眼瞧着,后脚跟一踢,将门带了过去。
    他没有理会热情的霍老歪对自己的热情,绕过霍老歪坐在房间里的藤椅上。
    白玉辉单手支腮,远远的打量霍老歪。
    他没有仔细看过这个大夫的模样,大夫嘛,自己轻易也用不到,看不看都一样。
    现在的白玉辉对他很感兴趣。
    自己队伍里的人,要么是自己人代替进来的,要么是已经打听好了底细可以装不知道的。
    霍老歪因为是个大夫,常年在宫中的药局不出头,偶尔有个花边新闻还是因为自己的新研究导致后宫的谁谁谁差点死了,没有几个人会关注他,都恨不能远离他。
    现在白玉辉想来,这霍老歪还是挺厉害的。
    祸祸了这么多后宫的人和朝廷大员,皇上竟然至今都没有治他的罪。
    单靠他师父的力保,怕是有些勉强。
    白玉辉双目微闭,深吸一口气道:“你是谁的人?”
    霍老歪从刚才兴奋中立马抽身,冷静的给自己倒了杯凉白开,喝完了冷静的说道:“我是圣金国的人。”
    “右丞相?”
    霍老歪嗤笑一声:“白大人为什么总爱问别人你是谁的人?那么今天我也想问,白大人,你是谁的人?”
    “世人皆是我是左丞相的人。”
    “我看不是。”
    “你是谁我一点也不关心。”
    ……
    “所以你也不用关心我是谁,我对你是谁不感兴趣,我对你身上的蛊毒倒是很有兴趣。如果给我时间……?你把刀从我脖子上拿开,有话好好说。”霍老歪感到脖子上一凉,有些慌乱。
    “你是左丞相的人?”
    “白大人,你先把匕首拿开。”
    白玉辉把匕首又往前顶了几分,道:“左丞相让你什么时候动手做了我?”
    霍老歪眉角一挑,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左丞相要做了白玉辉?
    他俩不是一伙的吗?
    白玉辉自顾自道:“亦或者你是右丞相的人?和之前的一样,是为了嫁祸给左丞相?”
    霍老歪越听越迷惑,虽然脖子上有东西,还是忍不住稍稍歪了头问白玉辉:“听你这意思,左丞相和右丞相都要杀你?你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能让两个大臣都容不下你?你篡位了?”
    白玉辉哈哈笑道:“你难道没听说过我的那些事迹吗?随便哪一个说出来,他们都想置我于死地,没什么好奇怪的。倒是你,如果你不是丞相的人,那你是皇上的?皇上的人你出门带着春yao做什么?自己吃吗?别说你把药瓶子放混了,我不信。”

第89页

- 御书文 https://www.xyushu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