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页

恋爱脑的奸臣们如何自救 作者:麻辣不辣

第215页

      他往前走了两步,俯身压下来,单手抬起林清白的下巴,冷冷道:“还是这么让人讨厌。杀了吧。”
    !!!
    ???
    白国主站在墙边看着这个瞬间就给林清白下了黄泉邀请函的人,内心一团疑惑?
    不等人说完话的吗?
    我们好不容易串通了好多细节啊,不听听的吗?
    “等一下!”白国主出声制止。
    护国大人俯身侧过头,道:“怎么?你想陪着?”
    白国主后颈一凉。
    “那个……我想帮他解释一下。”
    “你觉得我会听?”
    ……
    “我编了这么久,不听一下?”
    ……
    “你倒是实诚,把他拉去那边树底下跪着,我听听你编的什么样儿。”护国大人走到一边的石凳旁,侍卫立马给他把石凳擦干净,恭敬的站到一边。
    真该让小安看看别人家的随从都是怎么伺候人的。白国主心里暗暗感叹。
    人家是个护国大人,自己是个国主,差距也太大了。
    “你们的使者大人路过我们龙岩国的时候啊……”
    “你是龙岩国人?”护国大人问道。
    “嗯对。你们的使者大人路过我们龙岩国的时候,正好遇到了一队劫匪……”
    “你们龙岩治安很差?”护国大人问道。
    “嗯,还好吧?因为都穷,所以一般不抢自己人。你们使者大人路过我们龙岩国的时候,正好遇到了一队劫匪,你们的使者大人奋力击杀……”
    “你是说他领着那帮精兵强将奋力击杀了劫匪?”护国大人问道。
    “嗯,他们打了一阵,但是你们的人太差,没打过对方。你们……”
    “没打过为什么活着回来了?叛变了?”
    ……
    “你能听我说完?他们没打过,然后……被我救了。我就把他们领到了我们……”
    “你也是龙岩国人,为什么要救我们圣金的人?他叛变了?”
    ……
    白国主翻了个白眼,他两手叉腰,对着暗处押着林清白的两个人吼道:“杀了他!赶紧杀了他!满足你们护国大人的愿望,快点的!”
    暗处的侍卫一动未动,林清白却激动万分,带着哭腔道:“白国主,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明明是你领人打走了琳琅劫匪救了下官,为的就是以此来和我们圣金搭建友谊桥梁的啊,你忘了吗?”
    白国主被护国大人搞得炸毛,气愤道:“桥梁个屁,老子不要了,你赶紧去死。”
    白国主拍了拍胸口的银票,冷哼一声:“老子现在有二百两……黄金,这戏我不演了。”
    白国主准备直接甩手走人,结果被护国大人又一次拉住了后衣领。
    “你就是龙岩国白国主?”林清白的声音拍打在白国主的耳边,凉凉的痒痒的。
    “怎么?你要连我也杀了?”白国主怒道。
    “你姓白?”
    白国主冷笑一声:“不然叫白国主?老子叫白明月,怎么,要不要我给你写出来裱起来挂床头拜一拜?”
    “你果真姓白?”护国大人似乎对这个姓氏特别的在意,不停的确认。
    白国主也没多想,随手扯下发带,指着上面绣的白字,“白,我姓白,看清楚了吗?”
    然后,白国主的后衣领被松开了。
    “你刚才的故事还没编完。”护国大人重新坐回了石凳,淡淡道:“继续。”
    白国主披头散发的回了个头,看着护国大人一脸平静的神态,心中早就万马奔腾,要不忌惮他身上的剑还有三个侍卫,他一定破口大骂。
    长得好看的人,精神有毛病?
    “怎么不说了?”
    白国主:“本来想敲你一笔,你都给我银票了,我为什么还要从这演戏?你给钱?”
    护国大人掏出一张银票夹在指尖:“一句话一百两。”
    “大人,你想听哪个版本的?离奇的还是煽情的?需要我给你演出来吗?”白国主立马赔笑道。
    “就说说你们最初定下来要讹我的那段。”
    白国主回头看了一眼无精打采的林清白,再转头时,笑道:“他说的基本没错。就是琳琅国的人来我们圣金打劫,顺手劫了你们的人。他们押着回琳琅的时候正好遇到了我,我就顺手救了一下。”
    “所以,对我圣金使者不敬的是琳琅国对吗?你们龙岩算是援手?”护国大人难得说的这么缓慢,语调轻柔,白国主有种时空错位的错觉,他愣了一下,“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那么……”护国大人终于从那个石凳上起身,缓缓走到林清白身边,他拍了拍林清白的头顶,道:“你说我到底该不该杀你呢?”
    林清白身子一抖,他能清晰的感觉到,护国大人的这句话,不是疑问,是决定。
    他要杀了自己。
    “当然不杀。”白国主悠然自得到。
    护国大人扭头道:“为什么?”
    “你很讨厌他?”白国主一边数着护国大人给自己的银票,一边漫不经心的问。
    “没错。”护国大人回答的也很干脆。
    “他死了你也讨厌他?”
    “有可能。”
    白国主将银票叠好塞进怀中,朝这边走了过来:“死不死你都讨厌他,何必让自己手上多沾手一条人命。我听他说你是大官,大官的话杀戮本身就多,这种可有可无的不如就让他在你身边苟活着,想起来逗弄一下多有意思。”

第215页

- 御书文 https://www.xyushu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