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页

恋爱脑的奸臣们如何自救 作者:麻辣不辣

第230页

      他的叫声特别的绵软,叫的我心都化了。好想看看他那条小舌头是什么样的,是艳红如血,还是粉如桃花,我实在太好奇了。
    由七从未如此害怕自己写的日记。
    这些原本自己引以为傲的文字经过白明月的嘴巴读出来,就像是暗器一样,无孔不入的刺进由七的身体每一处。
    白明月明明是笑着,他笑的很好看,可是由七看到却想哭。
    这个人太难捉摸了。
    果然,白明月附在尤其耳边,冷笑道:“我也好奇你这条舌头是什么样子?你说是它是歹毒的黑呢?还是惹人爱的红呢?你千万不要告诉我,给我一个可以光明正大拔掉它的理由。”
    “不,我说。”
    “我不想听废话。”白明月提醒道。
    由七额头的汗珠子噼里啪啦的往下滚,吓得。
    “是是是,你说的没错,我只是负责看管这些送过来的人。其中有些人被送到了另一个地方。他们是挑出来的样貌极好的,送去给我们上头的人享用完了再送回来。当然了,有一些可能就回不来了。”
    白明月蹙眉:“我这样貌都不算极好的?”
    ……
    ……
    “……好。只不过我交代过下面的人,金陵月这个人,必须是我的。他们都知道我迷恋金陵月,所以都会格外留意些。”由七眼神飘忽道。
    “也就是说如果刚才我不打出金陵月的名号,我是可以去另一个牢房的对不对?”
    “你的关注点好奇怪。”青画忍不住吐槽道。
    “小孩子懂什么,去去去。我怎么才能让铁皮人带我去另一个牢房?”白明月问。
    “你只要装作大发雷霆的样子,告诉他你想把某人拆皮扒筋,他就会把那人带去。那边的刑具更全一些,做起来……更舒服一点。”
    “啪。”由七茫然的抬眼看白明月这突然而来的一巴掌。
    “奥,我提前适应适应,调整情绪。毕竟一会我要装作大发雷霆的样子。”
    由七反应了很久,终于发现了这话其中的深层含义。
    “你想做什么?你想让他做什么?我可以配合你们去那里的。我可以的。”
    “我的戏,怎么可能让你当主角?青画,把他舌头拔了吧,没用了。”
    !!!
    在场的人都怔住了。
    白明月叹口气,“不敢?放着我来。”
    青画挪到老马身边,小声嘀咕道:“他之前说什么,他和我们主子合作?这种人合作不怕出事情吗?”
    老马回道:“你当咱们主子和你一样是个没脑子的吗?你来的时候,给主子留信儿了吗?”
    青画做了个手势,放心,安排妥了,主子稍后就来。
    第128章
    “对了,你吃饭的时候,是让那个铁皮人送来,还是自己去哪里吃?待了这么久,我都饿了。”白明月蹲在由七的身边。
    “我说了你能放过我吗?”
    “你先说了试试?”
    由七犹疑的看向白明月,内心咚咚直打鼓。
    他算是阅人无数。
    人们脸上的各种表情他都见过,他通过那些表情能清楚的知道他们的情绪,他们接下来的动作。可是这一切放在眼前这个男人身上,通通没有用。
    “每次到了吃饭的时间,会有人给我送到门口,敲敲门走开。我不喜欢和他们多接触,所以他们也没怎么见过我的面儿。”由七小声回道。
    “你们这有什么好吃的?伙食好吗?”白明月突然兴致勃□□来。
    由七以为白明月这是心情大好,心中稍稍放松了一点。
    “我们的厨子是圣金人,做麻辣鱼不错,口味辛辣,汤底浓郁,你可以试试。”
    白明月伸了伸舌头:“听你这么说我都流口水了,你流口水了吗?”
    由七点点头。
    长时间被这人折磨的筋疲力尽,现在别说麻辣鱼了,给他个馒头他都能当美味吃了。
    不过被白明月这么一问,由七还真的觉得口水一层一层的快要溢出来。
    白明月笑道:“我看你口水都顺着嘴角流出来了,来,张开嘴,我给你擦擦。”
    白明月拿着一块布凑近由七的脸庞,笑的格外的温柔。
    由七被这个笑容弄的不知所措,任由白明月给他擦去嘴角的口水。
    “呀,你这嘴巴里面还有血水啊,来,我给你擦擦。”
    由七感激的点点头,张开嘴等着白明月给他擦血水。
    嗖的一下。
    由七没来得及反应,嘴巴里空落落的,巨大的疼痛从脚底直冲脑门,他他他他……他做了什么!
    “我去……”青画捂着嘴往老马身边靠了靠,一脸的惊恐。
    老马年纪大,见识多,胆子也大,对着青画摆摆手,叫他不要惊慌,淡定的自己给自己缠着纱布。
    由七很想现在就死过去,不过他不敢相信啊。
    他不相信这个笑起来明媚阳光的男人,居然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把他的舌头,割了下来?
    由七面容狰狞,扭曲的在地上把自己团成一个团,嘴里不住的发出呜呜的呜咽声。
    白明月把白布里裹着的小块红肉扔到一边的花盆里,嫌弃的在由七的里衣上擦了擦自己沾上血水的手,他用只能两人听到的音量说道:“知道你的舌头为什么不能留吗?因为你朝思暮想的金大人,说不定一会儿真的会来。怎么样?是不是激动万分?我要你把你攒了这些年的体己话,全部烂在肚子里。我要你看着他现在过的风光无限,你除了不忿却不能言语是不是很难受?这间屋子里,知道金大人过往的,除了金大人自己,只能多我一个。你……永远不配让他搭理你。”

第230页

- 御书文 https://www.xyushu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