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页

恋爱脑的奸臣们如何自救 作者:麻辣不辣

第286页

      所以她特意挑了今天的机会,想要导一出戏把金陵月困在止息国。
    只要太阳出来,金陵月被人从被窝里揪出来的时候身边有个柔弱无骨的美人儿,金陵月和止息的关系就能更进一步,这个把柄要是落在闻子瑞手里,估计能做好多事情。
    闻子瑞一高兴,一定会重新宠爱自己。
    和妃还在自己的寝殿做着自己的春秋大梦,殊不知在偏僻的宅院里,闻子瑞现在一腔怒火无处发泄,给他一把刀都能生生给你徒手折断。
    小太监说完,看闻子瑞脸上的神色阴晴不定,格外贴心的回道:“小的见君上为金大人时常忧思,想着和妃娘娘的招儿虽然上不得台面,但是好歹是为了帮君上您解忧,小的就……勉强接受了。这才给金大人用了药,那药真的不多,不多会儿就能完全苏醒。”
    话刚说完,那个刚刚迷迷糊糊做了男主人公的小太监醒来了。
    他睁眼的时候就看到了一轮明月挂在天空,心中暗想,刚才的梦也太美好了,自己居然搂着一个大美人在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情,真是美好啊。
    想要抬手拍拍自己昏昏沉沉的脑袋,发现腰上酸软无力,手指头也有些僵硬,看来是睡多了。
    结果他侧头,正看到眼睛都要喷出火来的闻子瑞正狼吃羊一样的盯着自己。
    小太监吓得一个激灵,差点当场尿了裤子。
    连滚带爬的爬起来磕头作揖。
    头磕在砖头上,自己才发现自己旁边还有一个人,轻衣薄衣,脂粉甜香,可不就是刚才自己梦里的美人儿?
    完全没搞懂状况的小太监啊了一声,趴在一边的地上不敢起身。
    闻子瑞大体知道了这是个什么样的过程,长叹一声,“家门不幸”。
    闻子瑞刚想对金陵月说,你看,这事儿和我无关吧?
    一直抱着自己双臂没有说话的美人开腔了:“君上,小女子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闻子瑞内心想的是,肯定不是什么好话,你就不要讲了。
    嘴上却道,“说”。
    “小女子接到令并不是和金大人共度春宵,是……”
    闻子瑞心里忽然一紧,预感到她接下来说出来的话不会是什么好消息,想要出口阻止,却已经晚了。
    “是趁机将金大人了结在床上。”
    ……
    金陵月作为被暗杀的对象,此时显得最为淡定。
    “那个……你也听到了,这都是他们私自揣摩我的心思,并不是我的心思,这都是误会。”闻子瑞尴尬的解释道。
    金陵月摆摆手,“无妨,反正我也没死成。”
    “你放心,这事我一定给你个交代,也会给你个补偿。”闻子瑞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凉意,准备领人退出宅院,去找他贴心揣测圣意的和妃聊聊天。
    金陵月手一拱,腰一弯,笑道:“那就让我在宫里多住几日,我想四处逛逛。就拿这个作为补偿吧。”
    闻子瑞以为自己听错了,笑道:“你说什么?多住几天?”
    “对,我今晚突然觉得你这后宫挺有意思的,想在这多欣赏几日,怎么,很难办?你方才差点派人杀了我,我没有计较,还特意留下来多住几日消除我们之间的嫌隙,你不同意?”
    闻子瑞嘴角抽了抽,心想,你说这话的时候不觉得心虚?
    金陵月故意蹲下身子,问那个美人儿,“他们打算让你怎么杀了我?”
    美人儿泫然欲泣道:“在你兴奋之余杀了你,然后放一把大火,烧的干干净净。”
    金陵月转身,似笑非笑的盯着闻子瑞道:“这方式倒很像你的风格。”
    闻子瑞被堵得哑口无言。
    以至于自己糊糊涂涂的答应了金陵月留下多住几天的要求后,还答应了给他一块通行牌子,只要不是想去看妃子们的床上什么样,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闻子瑞迷迷糊糊的走出了宅院,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才反应过来,这事情不对头。
    想要回去理论的时候才发现,刚才被金陵月下了套,人证物证都被自己亲手送出皇宫了,这上哪儿翻旧账去?
    新仇旧怨,闻子瑞一时间急火攻心,不住的咳嗽起来。
    他觉得金陵月一定是发现了什么,才会想方设法的要留下来。
    不行,一定要加派人手把那个祸害送出止息国,让他滚回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闻子瑞心里想着的白明月,在屋顶上看完金陵月诳完闻子瑞后,从屋顶上落下来。
    院子里这下子都清净了,只剩下金陵月和白明月二人。
    “你为什么要留在后宫?莫不是真的看上了哪个娘娘?”白明月打趣道。
    “有些事情想要搞清楚,本来没想住在这里,既然他给我机会,我不住岂不可惜了?你呢?来皇宫做什么?”金陵月见白明月有些打哈欠,心中好笑道:“天色也不早了,我要休息了,你若是没地方收留你,我这可以暂时让你借住一下。”
    白明月打着哈欠点头道:“那就多谢了。”
    两人先后进了房间。
    先进门的白明月自觉的去了侧塌,脑袋往被子里一扎,就要睡过去。
    金陵月对白明月轻轻的摇摇头,走到Mi药的位置,捡起地上剩下的小点儿粉末,收入纸包中放在袖子里。
    折腾半晚上他也有些累了,金陵月想要上床睡,突然闻到了满床的脂粉味儿,一时间有些作呕,改变了主意。

第286页

- 御书文 https://www.xyushu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