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话 体内暴动

有仙来 作者:vibrato

第二十九话 体内暴动

      翼玄点点头,他变化了两只手的控制方式,改为左手单手控制着丹炉,右手手掌翻上,燃起熊熊的不灭阳炎,彗孛就在不灭阳炎中翻滚。
    阳炎的温度在他的控制下升到最高,一盏茶的工夫就将彗孛融化成一团透明的液体,液体之中却有着各种颜色星星点点的颗粒物,翼玄问道“哪些是杂质?”
    “用神识感受,除却含有时间之力的都是杂质,这些东西虽然也很宝贵,但是我们用不上。”小神女说道,她看着翼玄手中的动作,自己的双手也不停地做着同样的动作,一是想给翼玄一个借鉴,一是自己手痒只能在一旁干试着。
    翼玄嗯了一声,将神识融入彗孛融液中,红色的闪点有着炙热的温度,蓝色的闪点令人发寒,黑色的闪点如同深邃的深海,每一种颜色的闪点都有着不同的能量,他用神识辨识着,精神力的损耗丝毫不比打入符文低,片刻他表情一变,找到了,银色的闪点就包含着时间的流逝。
    他手中的火焰突然就如同开花了一般,每一朵纤细的花瓣卷出了一些杂质,通明的溶液越来越少,颜色也逐渐变成银白浑浊,最后只剩下银色的液滴,十分之一个指甲大一小滴,这就是彗核。
    与此同时翼玄的左手丹液也开始凝丹,他控制着彗核向丹炉飘去,此时却传来小神女的大叫“翼玄!小心!”
    翼玄转头一看,恒沙镜湖的一部分沸腾了起来,像一条巨蟒盘了起来,向他冲了过来!
    这恒沙受彗核的时间法则刺激,竟然向翼玄袭来,翼玄面色一凝,现在只能引起一部分恒沙,达不到释放白然腾的目的,不能让恒沙得逞。
    他喉头一动,手腕上的手环飞了出来,黑,黄,紫三种气扭成一条长虹呼啸着飞了出来,与恒沙撞在一起。
    趁着叁气和恒沙的对抗,翼玄加快了手法,将彗核液滴用手围着一转,火焰猛地一蒸,彗核就化成了银色雾气,这时他用力一吸,火焰就裹着雾气就像条烟柱被他吸入嘴里。
    小神女面色一惊,紧紧的盯着他,这是体炼之法,早已失传的上古时期的顶级手法,可和天地炼道相媲美,没想到翼玄竟然会用,虽然她满心的疑问,不过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刻,不适合发问。
    翼玄早在祭出混沌叁气环的时候就将黑白阴阳雷鱼含在了口腔中,此时彗核蒸汽一入口就被双鱼控制住了,不会乱窜,而他则全心全意将精神力投入丹炉,药液分散开来,开始凝结成一个个凹凸不平的小圆球。
    此时叁气正和恒沙相缠斗着,黑色之气是混沌气,黄气是功德玄黄气,紫气是鸿蒙造化气,这三气乃是天地初开就存在之物,被翼玄的老师分离出一丝一毫放入手环之中。
    混沌原始气和鸿蒙造化气乃是先天之气,功德玄黄气乃应运而生,有生就有灭,遇到恒沙在对持之中也不得不逐渐被吸光了时间,化作一道黄光消散开来,随后混沌黑气也步入功德玄黄气的后尘。
    黄黑气都消失了,唯一坚持住的就是一股紫色的鸿蒙造化气,虽然这气只是老师分离出来的一丝一缕,但是其本身就是天地未开时就存在的特殊之物,与恒沙对抗的旗鼓相当。
    恒沙也不亏是一等一的奇物,虽然不如异物稀有,但其奇特的个性却是世间绝大多数无生命之物的克星,就算是混沌黑气和功德玄黄气也无法幸免。
    丹炉里的丹药已经接近成丹,数百粒泛星丹星星点点的飘在炉子中,翼玄打开丹炉丹药就飞了出来悬在翼玄面前,他张口就是一喷,银色的雾气顿时将所有的丹药包裹住,丹药上的不完整被雾气逐渐补缺起来,变得光滑充满了光泽。
    恒沙见彗核消失了,便放弃了和紫气纠缠,重新回到镜湖之中融为一体,叁气环依然飘在空中,只剩紫气围在手环周围旋转,似乎正在为其他二气的消失悲鸣。
    “润丹,翼玄。”小神女见丹药已成,急忙说道。
    翼玄却没有那样做,继续用神识控制着数百枚泛星丹说道“来不及了,直接开始,去。”
    只见翼玄如同撒豆子一般将泛星丹撒向恒沙镜湖,在镜湖之上一寸左右的地方飘浮着,他打了个响指,顿时每一颗泛星丹就冒出了橙色的焰气,丹药的药性瞬间都被激发了出来,一股股丹香开始在整个空间里盘旋,同样,看不见的时间法则也被激发了出来。
    时间法则,天之境巅峰之下的人都感受不到,但是恒沙可以感受道,镜湖顿时沸腾了起来,生出了无数只触手向丹药卷去。
    但是翼玄怎么允许它这么容易得到丹药,丹药一下四散开来,恒沙扑了个空,紫气从手环旁边动了起来,分成了无数条紫色的丝向四散的丹药缠去,一颗不剩的都抓住向手环中扯去,恒沙怎么忍得住到嘴的美食飞了,紧紧地跟了上去,翼玄见状喊道“开!”
    手环猛地涨大了一倍,其前的空间扭曲旋转了起来,出现了一个黑呼呼的洞,紫气和线都来自里面,恒沙触手跟随着被紫气抓着的丹药,一条条的被引诱进了手环之中的空间。
    这足足用了接近一刻钟的时间才将恒沙全部收入手环的空间,其内并没有其他东西,玄潭寒沼提前拿出来了,药材材料也用完了,丹炉还没有放进去,所以恒沙在里面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破坏,翼玄不用担心,手环恢复了正常大小,回到了他的手上。
    恒沙的消失露出了被困在其中的白然腾,一个柱型的物品,它的红色外表正逐渐褪去,恢复成纯白的外表。
    “这难道是历史图腾?”小神女发出一声惊讶的叫声,翼玄问道“历史图腾?我只知道他叫白然腾!”
    “别问了,快抓住它,它马上就会消失在时间中!”小神女急忙说道,白然腾如她说,颜色恢复纯白后,正渐渐变的透明。
    “还有这种事,‘玄炁妙谜,脏器归命’,收!”翼玄顿时大叫道,没想到这东西也会逃跑,顿时身体中出现了莫大的吸力。
    这种吸力是异物功法生成的,只会对异物产生作用,白然腾为了抗拒吸力,颜色又从透明变回了白色,再转通红,逐渐可以与翼玄体内吸力想抗衡住了,但是老师教给他的东西又怎能让异物随便跑掉,吸力见异物抵抗徒然增大,十神环也从丹田里飞出,快速的划出十道扭曲的弧线撞击在白然腾背面,白然腾被撞的一次次晃荡,终于没有顶住最后一次撞击,一头扎进了翼玄的身体里。
    翼玄盘腿附在空中,收敛心神,将意识都沉入体内,寻找着合适的被替换的内脏,嘴里说道“小神女,帮我护法,等我完成了就帮你炼制恒沙。”
    “没问题,这里不会有人来的。”小神女回答道,也不知道动用了什么法术,随手在洞穴的隧道口一抹,隧道口顿时变成了土墙,好像根本没有洞口一样。
    但是没等翼玄考虑好应该替换什么内脏时,翼玄的胃部突然就化作乌有,被关进身体里的白然腾红光消失,像是发现了什么似得,兴奋的占据了空荡的胃部,好像这是个让它舒服的地方,白光一闪,白然腾成了一条透明的如气泡般的柱体,身体里的血管和神经插进了链接至白然腾之上,形成了一个新的器官,翼玄的神识看着这个新胃,睁大了眼睛,半天没有说话,这个还是胃吗?
    “你怎么了?”小神女看着翼玄讶异的表情急忙问道,翼玄哭笑不得的说道“没事,已经好了。”
    “这么快?我看看!”小神女神识放在翼玄身上,惊讶的连连称赞道“真的治好了一个器官,你老师也太了不起了,我也想认识他,以他的神通,说不定很容易就能让我活过来。”
    “老师一定可以的,但是因为救我,我的老师已经陷入了沉睡,等日后我强大了后,我就会回去唤醒老师,到时候我一定带你认识老师。”
    “嗯,一言为定啊,翼玄!”小神女高兴地应道。
    “说起来,小神女,你有名字吗?总不能一直小神女小神女的称呼你吧。”翼玄摸摸上腹部,外表上没有什么异常,又多了五个月的时间活着了,让他的心情好极了。
    “谁没有名字啊,我还以为你一直不关心这个呢,我叫兵渭尤歌。”小神女白了翼玄一眼说道,很不高兴他到现在才问她叫什么。
    翼玄耸耸肩,他的确不太在意对方叫什么,名字并不能证明某个人就是某个人,不过此时他还是道“兵渭尤歌,虽然有些怪,但还挺好听的。”
    “呃谢谢,我倒没有觉得。”小神女既没有被说怪而不开心,也丝毫没有称赞后的高兴,没有什么表情的默默谢道。
    --
    - 新御书屋
    --

第二十九话 体内暴动

- 御书文 https://www.xyushu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