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话 气息

有仙来 作者:vibrato

第二百零一话 气息

      “喔?她竟然这样做了?”心狐听见翼玄话露出吃惊的表情,她完全没有想到这丫头竟然会反水元素院。
    翼玄点点头道“所以你不光没有高估她,反而还小瞧她了,绳阳是个相当果断的人。而且她帮助元素院或者塔纳赫是有隐情的,具体一会你问她好了,不过她还有许多事情没有交代,似乎是想留着和我们谈条件。”
    心狐哭笑不得,道“这丫头,你还说我小瞧她了,她这一点就做蠢了,既然少宗主没有惩罚她,就是肯定要帮助她了,她还藏着掖着,岂不是让人信不过了,好吧,下面的事情就交给老身好了。”
    “嗯,那就麻烦心狐宿主你了,顺便也将燕小乙带回去吧。”翼玄说道。
    心狐却说道“秋杀说让燕小乙在少宗主身边待着,他的实力不错,不管持续战斗能力和爆发力都很强,有他在你身边,我们也安心一些。”
    翼玄本想拒绝,不过转念一想留他在身边也的确方便,这小鬼十分听话,而且非常善于侦查和暗杀,这些对他来说都是很好的助力,于是便点点头。
    “那么少宗主,老身先去找绳阳了。”心狐对翼玄行了个礼,就转身出去了,。
    这时候,其他门派掌门也都讨论好了,天市看见心狐走了出去,对翼玄问道怎么了。
    翼玄简略地解释了一下,天市听后并没有什么特殊表情,说道“那我也和宗主,天驷一起回去了,接下来的准备工作还有很多,一时半会估计都忙不完了。”
    “啊~我们还要回去啊。”狰失望地说道,他还以为可以在外面找人切磋切磋呢。
    “那是当然!少宗主和其他门派掌门都在给我们帮忙,你还想着做其他事!”天市生气地说道。
    狰吐了吐舌头,看了一眼天驷,天驷正在软垫子上滚来滚去,一副没心没肺地样子,羡慕道“真羡慕你这样无忧无虑。”
    “好了,别说了,我们先去找心狐,然后就回禁制里了。”天市说道,狰急忙献殷情地想帮天驷将垫子抬起来,天驷却看了一眼他,把他的手推开,默默说道“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天驷自己做就好!”
    “呃”狰难堪地抓抓头,只得灰溜溜地跟在天市身后走了出去。
    其他门派也都注意到这个小插曲,大家都笑了笑,这个狰还是和以前一样,不怎么靠谱地感觉,他们和翼玄道了一声就接二连三的离开了。
    走在最后的是双子老人和兵离,兵离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但翼玄却可以看到她其实是灵魂离体,和兵渭尤歌在交谈着什么。
    双子老人则是要拉着姜炎箜回去,姜炎箜不愿意,求助的望向翼玄,翼玄不再注意兵渭尤歌那边,对着姜炎箜笑道“炎箜,你先跟两位塔主回去,我接下来会全力展开速度去办事,这一途恐会有所危险,不过我会尽快完成的”
    翼玄话没有说完,就观察到姜炎箜的神色黯淡了下去,改口道“你若不愿意回去,就在这里等我好了,这样我一回来就能看见我了。”
    听见翼玄这样说道,姜炎箜急忙点头,从双子老人手中挣扎了出来,说道“我就在这等你,两位爷爷先去忙吧!”
    “女大不中留啊!女大不中留!”猎坦座唉声叹气地说道,丹忶子倒是笑呵呵地,走到姜炎箜身边说道“老色鬼你就别啰嗦了,儿女自有儿女福,等以后总有给我们玩的。”
    “丹爷爷你在说什么?以后有什么给你们玩的?”姜炎箜虽然很高兴丹忶子帮她说话,却不解他话中的含义。
    丹忶子则望着翼玄贼笑道“小家伙,你肯定明白吧?”
    翼玄一脸呆萌,楞道“明白什么?!”
    “哈哈哈。”丹忶子大笑起来,猎坦座没好气的拉着丹忶子的衣服,扭头就走,道“和这傻小子说什么,走了。”
    翼玄虽然也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但还是客气地说道“两位塔主慢走,请千万小心。”
    猎坦座脚下趔趄了一下,回头瞪了翼玄一眼道“真是谢谢你关心了!”
    说完急忙带着丹忶子冲了出去,翼玄不解地望着姜炎箜道“猎塔主他怎么了,好像很不高兴似得。”
    “我也不知道,猎爷爷脾气本来就不好,不用管他,接下来你要做什么呢?”姜炎箜笑着说道,整理整理翼玄的衣裳,但这些日子的长途跋涉,翼玄的衣服已经很脏了,就算整理了也还是乱遭遭的,当下就从一垓万叶中拿出了一套新的衣服,说道“来,你到内屋换上,你现在已经是星宗的少宗主了,接下来你又要去见各派的掌门,穿成这样可不太合适。”
    兵离此时也谈完灵魂回到,刚好听见两人的对话,再想想刚才猎坦座的话,也小声的说了一句女大不中留,悄悄地起身离开了。
    翼玄看看了自己的衣裳,这件去会面确实有些不得体,便接过姜炎箜手中的那套白色衣衫走进内屋了。
    等他走出来后,静夜,姜炎箜,兵渭尤歌,三女都眼睛一亮,跟变了一个人似得。
    姜炎箜给他准备的是一件白色劲装,浅青的封边,清淡的配色和贴身地剪裁,衬的翼玄身形笔挺,格外朝气蓬勃,再加上他本来就长相帅气,气质又内敛,给人一种即刚劲气势又运筹帷幄的感觉。
    “这还真是人靠衣装,就是不一样,我也好想穿新衣服。”兵渭尤歌在空中围着翼玄绕了几圈,嘴里羡慕地说道。
    翼玄扯扯贴身地衣服,稍紧地剪裁让他有些不太习惯,他在心里笑着说道“有机会我烧几件给你。”
    “呃,还是算了吧,等我的魂力再高一些,就可以用灵气幻化不用的款式了。这姜炎箜还真用心,在被后还给你留了翼缝,看来是专门为你定制的,真是啧啧!!”兵渭尤歌语气酸酸地说道,用手拉拉他背后的特殊处理。
    “嗯?她还做了这个,真是太好了,不然每次衣服都要被我自己戳破的。”翼玄听见兵渭尤歌的话意外地说道,千变翼虽然方便,不过在着装上面的确有一些问题,现在姜炎箜发觉并帮他解决了,他还挺感动的,当下就对姜炎箜微微一笑,道“谢谢你。”
    “我们两个还有什么好谢的!”姜炎箜拍拍翼玄的肩膀,眼睛弯弯地印着他的笑容,显然这声谢谢还是让她非常开心。
    翼玄嗯了一声,静夜看着两人一切尽在不言中的表情,暗自感叹了一句年轻真好,又想到自己的事情,忍不住叹了口气,感怀了一会才将心思压回心底问道“小九接下来要去哪里?”
    翼玄沉思了一会说道“应该先去玄州,见一下我的外公,然后再和他一起去见神王夏瑞珏。”
    “嗯,你外公玄正都是位刚正不阿的人,而且听秋杀说他是个疯狂地娃控,你去的话应该没有问题。”静夜听后恩道,说着自己就笑了起来。
    “的确很疯狂”翼玄露出一张苦脸,静夜刚好说道他正无奈的地方,玄正都的确是个疯狂地娃控,要知道他连被控制地原因都是太重视自己的子孙了。
    唉,他也叹了口气,摇摇头将这个烦心事甩到一边,好奇地问道“秋杀宿主怎么和你说这个,他和静夜你关系很好吗?”
    “嗯?天驷没和你说吗?喔,对了!”静夜一拍手,好像想起来什么似得,说道“我忘记天驷自己也不知道,其实啊”
    静夜声音越来越小,突然卖了个关子嘻嘻说道“其实他是你猜猜!”
    “”翼玄看着静夜难得露出地小女人姿态,脑子里想了一遍说道“他是黑子?”
    “啊!你”静夜惊讶地叫道,一副震惊地表情,兵渭尤歌在空中捧腹大笑道“哈哈哈哈,你看她的表情,真好笑~~”
    翼玄看着她在空中打滚的样子,忍不住泼冷水道“这个表情,常常出现在你的脸上”
    兵渭尤歌露出尴尬地神色,不过片刻继续高兴起来,道“我不管,反正现在是出现在别人脸上,哈哈哈!”
    翼玄耸耸肩,不去理她,对静夜说道“我之前并不知道,但综合你刚才的语气,再看地支里和星宿重合的,也只有虚日鼠和子了,所以也不难判断出他就是黑子的身份。”
    “难怪,原来是我露出了马脚。”静夜捂住嘴巴,轻声呵呵地说道。
    翼玄则奇怪地问道“为什么要在星宗安插这么多人,照理来说星宗和巫门以前并没有太大的冲突啊?”
    静夜已经恢复了她平和的状态,也没有再卖关子,对翼玄解释道“门主对两条龙脉垂涎了一段时间,而且本来是查龙脉的事情,但不知为何他好像察觉了别的什么东西,但是又肯定不下来,为了方便调查,所以就一个接着一个连续派了好几个卧底进来,而且为了防止被牵连其他人,这些卧底都做了身份隐藏。”
    --
    - 新御书屋
    --

第二百零一话 气息

- 御书文 https://www.xyushu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