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话 突来袭击

有仙来 作者:vibrato

第二百八十话 突来袭击

      众人向声音的方向看去,却只闻其声未见其人,夏熵娇眉一皱,道“是谁,装神弄鬼的!”
    “这个声音有些耳熟。”夏瑞珏则想了片刻叫道“神匠阁王天机!”
    “原来是你这个老鬼!你来这里做什么!”夏熵听见夏瑞珏说出的名字,丝毫不客气的骂道。
    对方咳了两声,墙壁突然银光闪烁,抽丝剥茧的千机线一下散开来,道“夏熵妹子还是这么火辣~老夫来这里,想和几位做笔交易。”
    “因为你投靠梵,导致炎黄城损失惨重,凭什么脸还来和我们谈交易?”夏熵鄙视地看着他说道。
    王天机也不生气,笑道“夏熵妹子要对付的人不简单吧,但要是有老夫来帮忙则要容易的多。”
    “王老鬼也未免太高估自己了,难道你还有比本人准备的千万符人降神阵和虚空暗雷更厉害的招式?散了吧,别惹我生气!”夏熵露出懒散的表情,意兴阑珊不感兴趣地挥挥手道。
    “呵呵,夏熵妹子真爱说笑,虚空暗雷不是被这小子破了吗,更别说你现在根本就发动不了千万符人降神阵,还是让老夫助你们一避之力。”王天机则不气馁的继续劝说道。
    夏熵发出一声嗤笑,道“我们被封了禁制,难道偷偷藏在这里的你就没有被封住,不是我低估你,想必你现在也是翻不出什么花样。”
    翼玄本以为王天机会反驳说些什么,没想到对方竟然意外的点点头承认道“的确我现在也被封了丹田,不过”
    他话锋一转,双手长袖挥动,身上和地上瞬间出现了一排不同样式虫型傀儡,外表构造看起来和用来监视翼玄的那种差不多,他开口说道“老夫的招式又不是只靠真元,这些千机丝傀儡虫炮就算是夏熵妹子你,也很难阻挡吧。”
    “这话是在威胁我吗?!”夏熵横眉道,王天机刚想说话,却被燕小乙一句问话堵住了“翼大哥,这人不是连个蛇皮都没有打过吗?!”
    “呃!”刚才还唇枪舌剑的王天机,露出了尴尬的表情,当初在秘府混沌中,他没有办法突破魔老召唤出来的怪蛇防御,虽然只要给他时间,他就能让巨蛇失去行动能力,但当时那个情况,他又的确突破不了,现在被燕小乙提及,哽的他半天说不出话。
    啪啪
    这时却突然从通道内传来了整齐的脚步声,就如同一群人排列整齐的向里面走来,夏熵和王天机刹那间就如同受了惊吓的猫,浑身都进入了戒备状态,从通道内传出了一个机巧般无情感的声音“天机乖徒,竟然会被一个小孩说的哑口无言,还真是少见。”
    王天机手指一提,只见身边的虫型机巧顿时射出了无数千机丝,如同暴雨一般射进了通道内,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
    “这是你给为师准备的欢迎仪式吗!”字刚出口,通道内就喷出一道强大的螺旋风压,将机巧傀儡虫吐出的千机丝全部吹了回来,向在场的所有人射去,此时在场众人哪有人能挡住神武千机丝,翼玄虽然自身没办法进行大动作,但是他的小元婴却可以,飘在翼玄头上,手中握着缩小的量天尺,原地飞速转了两圈,一道碧绿色的尺光飞出,转眼涨大到和空间差不多宽,将射向众人前的丝线全部挡住。
    小元婴嘘了口气,十分可爱的摸摸汗拍拍翼玄,翼玄点点头并没有将小元婴收回去,此时他的身体无法进行大动作,只能依靠小元婴的帮忙了。
    他凝神盯着通道,来人应该就是夏熵准备对付的大敌,而且虽然来人称呼王天机为乖徒,但是从王天机的举动来看,恐怕两者的关系并不融洽,现在距离兵渭尤歌下的禁制锁解除还有五分钟,说什么都要拖一下。
    这样想的不光是翼玄,还有在场所有人,光姨问道“阁下是何人?”
    “军神光幕,你在这里倒是我漏算了,不然除了虚空暗雷,我还会给你准备一份更大的礼物,不过这小妞一直隐忍着没有启动千万符人降神阵,倒是难得的有耐心。”随着声音的临近,一个人影缓缓从通道中走出,在他的身后整整站着数不清长相相同的人,每个人背后背着一个大子,子一半露在外一般和身体融合在一起,从子上伸出五根直立弯折的管子。
    光姨眼睛中不断有蓝光闪烁,说道“你看起来有些眼熟,是他们的人?”
    “不愧是军神,一眼就看穿了我的身份。”来人直视光姨说道,他的服装和外貌都很奇特,从身上传出的气也和九州还有海外异族都尽不相同,此人双目泛黄,瞳孔大眼白少,在瞳孔之中有着无数晶粒一般的物质呈规则游动,眉毛三分,在两处眉尾皆有两根黑色线伸出,再连接进入太阳穴,头上两边无发,中间的发长垂腰呈蓝绿色,其他五官并没有不同,不过说话之间却能看见在他的舌头上克着某种古怪的符号,虽然明明全身上下都没有能量流动的感觉,却意外的让人觉得充满了威胁。
    翼玄看着他,判断不出他的身份,如果说最特殊的地方,就是他舌头上的符号,那个符号并不是纹上去的,而是由某种矿石构成。
    光姨也注意到了他的舌头,皱着眉头道“这是尼亚特脉人独有的矿石胎符,你这个身体也是抢来的吗,你们是对那里也出手了?”
    “没错,正是尼亚特脉人,他们不服从管理,又时常为非作歹,我们管理者自然要出手镇压。”这人说道。
    光姨没有反驳也没有赞同他,摇摇头道“万物自由天意,你们强加干涉又有什么不同。”
    “既然万法自然,那么我们就是自然,又怎么会和哪些人一样。”来人冰冷的说的。
    光姨继续摇头,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出现在这里又是要做什么?!”
    “你既然被称作军神,那么就叫我军师好了,正好和我现在的身份十分符合。”这人看着光姨一笑,道“至于来这里,和我小乖徒的目的重合,当然与他不同,我还有其他事要做。”
    光姨沉思了片刻,对夏熵,王天机看了一眼,三人异口同声叫道“时间到了,出手!”
    话已一出口,除了他们三人,沃尔,番门,黛丝,蜚蜚,饕餮,包括翼玄在内,所有人都伸出手释放招式的架势。
    翼玄嘴中逼出了一条细雾,雾气在靠近军师时,颜色形态皆化作无形。但是令人讶异的是,除了翼玄外,竟然没有再多一人真正将招式放出手的。
    “什么!为什么还是不能用招式?!”夏熵发出吃惊的声音,其他人也不敢相信的面面相觑。
    来人好像早知道会这样,并未对他们解惑,而是一脸戒备的对着翼玄说道“这就是传闻中的毒功吗?果然不可小觑,不过还是不够狠。”
    他的嘴动了两下,张开嘴舌头上的矿石印记发出淡淡的光,很快在上方形成了一块半透明的晶体,并且一吐,射进了番门体内。
    “我日,为什么射我!!!!!”番门发出了一声闷哼,顿时毒发,翼玄的速度也快,小元婴嘴巴一吐,乳白色的药环就将番门笼罩起来,这绝毒被浓缩成了晶体虽然浓度强了,但是扩散速度反而慢了一些,在翼玄药环的控制下凝在了番门体内的某处。
    光姨,夏熵和王天机还在不停的尝试,但不论他们如何催动体内能量,依旧无法使用出一丝一毫。
    “你们是不是特别好奇,为什么时间已经到了,还是不能恢复?”军师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丝嘲讽,道“你们认为我明明知道你们是在拖延时间,还有功夫陪着你们闲聊?”
    “你做了什么?!”夏熵手中握着黄金钥匙说道。
    军师看着夏熵的动作,道“你就不要做无力的挣扎了,他要是来的话,我还真得走人,不过既然我现在还站在这里,你觉得我没有准备吗!”
    “你做了什么!”同样的问话,只不过这次是光姨问的,不过没等军师回答,她却好像自己想到了答案,道“你发动了静寂?”
    “军神啊军神,没想到你连静寂的存在都查出来了,真是了不起,枉费我还将其藏的那么严实。没错,正是寂静,我发现这小子凝固了空间并且毁了我的幻象仪后,我就设定了当我出现在你们面前,静寂就会发动,而地牢中的时间就被停住了,所以从我出现的那一刻起,你们的时间就再没有流逝过。”军师手指着众人道“而且你加上夏熵再加上我的乖徒三人我本就不容易对付,还有这个小鬼也是一样,本想让你们自相残杀,减少一些人的,没想到被这个小鬼破了,不过也好,这小鬼误打误撞,反而将你们几人都封住了修为,真是天意。”
    --
    - 新御书屋
    --

第二百八十话 突来袭击

- 御书文 https://www.xyushu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