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页

Shiva 作者:夜行灯花宵

第7页

      “他们可怜嘛。” 胃里抽筋,我又哎唷地叫了一声,“是早餐吃坏的还是奶茶吃坏的?可能是奶茶......但那种奶茶挺好喝的,我下次要不要先吃药再吃别的?”
    “别说话了。” 沈叙的下巴抵着我头发,“闭着眼睛休息一会。”
    他的体温具有迷惑性,让人无缘无故地产生依赖感,我闭上嘴,也没有在想别的,安心地合上了眼。
    第5章 病
    [Dosa].
    人一旦哪里难受起来便势必会牵连全身,从胃一路酸软到双腿, 我一沾上床,只觉得头重脚轻,说什么也不肯再挪动一下了。
    沈叙的背包看上去不大,但应有尽有,我从眼睛的缝隙里看他一样接一样地往外拿,无穷无尽的架势,我甚至发现他还带了一包健胃消食片,山楂味的,我以前很喜欢吃。
    “你连这个都带了啊。” 我气若游丝地吐字,沈叙一开始没意识到我在说哪个,环顾一圈后视线停在消食片上,说这个不是生病的时候吃的,并将它丢远了点。
    “沈叙,你有读心术吗......”我埋进枕头,声音就变得闷闷的,“你怎么知道我说的是那个。”
    翻找的声音停了下来,沈叙没有接腔,随后清脆的几声碰撞——水流进容器,合盖接插头,几分钟后就咕噜咕噜地沸腾,脚步声渐近,但被地毯弱化,我像是困在了粘稠的液体里,自己动不了,任由沈叙摆弄。
    “烫。” 我半靠着枕头,被蒸汽烫了鼻尖,下意识地认为水也是不能进嘴的温度,沈叙当着我的面尝了一口,“不烫。”
    “再凉一会好吗?” 我缩下去继续蜷着。
    沈叙看看杯子里的水,又取来一只空的玻璃杯,交替着来回倒水,直到蒸汽也不烫手了,再拿给我和着药喝了。
    “谢谢。” 温水流进胃里,稍微舒服了一点,药片需要一点时间才能发挥作用,我又滑进被子里,留出两只手在上面拍拍摸摸,“我手机——”
    “这里。” 沈叙微微起身,把一件方正的物体放在我手心,我侧过来解了锁,困难地操作手机,在满屏幕绿色对话框的页面发起了视频通话请求。
    虽然那个人对我不理不睬,但我实在太想他了。
    接通中的铃声欢快,我把手机拿近了些,盯着循环出现的省略号,直到那里黯下去,映出我自己一塌糊涂的脸。
    我回到之前的页面,再拨一次,再一次,我不想在别人面前哭的,那样就显得这场感情里的我卑微又弱势,但眼泪还是止不住地淌出来,在贴着脸的枕头上洇成一小滩,我咬紧嘴唇,想再拨一次,告诉他我人不太舒服,快心疼,快表现出焦急,快说点好话安慰我呀,但这通电话还没拨出去,手机屏幕就被按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沈叙专制的脸。
    我有些着急,用上全身力气去掰他的手指,万一这次接了呢,万一呢?
    “你还我......沈叙!” 我都带哭腔求他了,可沈叙依旧无动于衷地看着我。
    “打给男朋友?”
    “嗯。”
    “别打了。” 沈叙没收我手机。
    “不要。” 我用两只手抱住他胳膊,搂得死死的,“我不打了,不打了,你把手机还我......”
    像被撕出一道血淋淋的口子,我几乎是用低微至极的语气求他了,也许是我的姿态过于不堪,导致沈叙别开头的速度太快,让我没能看清他脸上那一瞬间的心碎。
    于是谁也没有提手机的事了。
    “有什么话,可以和我说。” 僵持许久,沈叙轻轻把手机还给了我,“对不起,不应该抢你手机的,因为刚才看你哭了......很担心。”
    我拿回手机,贴着胸口抱着,被子拉得高,稍一低头就能闻到被套消毒液的味道。
    “他以前对我很好的。” 折腾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反正漫无边际地说吧。我从被子伸出左手给沈叙看,“这是他给我做的。”
    “你很喜欢吗?” 沈叙瞥了眼手串。
    “很喜欢。”
    “现在也喜欢?”
    “是的,还喜欢。”
    “它是不是有点大了?”
    沈叙忽然以审视的眼光去看那串珠子,我这几个月掉了点体重,珠子搁在突起的腕骨上,确实显得不太和谐,我不适应地往回收了收,把它脱在手掌里握住,“再大也看习惯了,戴了好多年,是我男朋友上学的时候给我做的。他从每个勘察的地方敲走一块矿石样本,自己车成了项链,但是买的模具尺寸不对,挂我脖子上像沙僧,只好取下来改了改,挑颜色最好看的几颗串成手串......你看中间这颗带点白色的,是玉龙雪山上的石头。”
    “这颗呢?” 沈叙点点其中一颗褐色的珠子。
    “甘肃戈壁。” 我笃定地说。
    沈叙笑了下,“记这么清楚。”
    我用力按下那颗珠子,直到它嵌进肉里。
    “人还难受吗?” 沈叙问我。
    我摇摇头,注意力一被分散,胃里的绞痛就缓解不少。
    “那这颗呢?” 沈叙点着一颗红珠,它比其他珠子都小一圈,看起来也新一些,因为是后来才加上去的。
    “红玉髓,是宝石,在拉丁文里叫‘血肉’。” 我看着它,感到一阵窒息感的疼痛,这颗宝石是他求婚之后送给我的,材质不算高级,但拜托了一位手艺高超的老师傅磨成正圆,价值便涨了涨,串在两颗孔雀石中间。
    --
    - 新御书屋
    --

第7页

- 御书文 https://www.xyushu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