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招婿

蛇婴 作者:babanbanban

十、招婿

      眼前亭亭站着的少女十五六岁的模样,明丽的鹅蛋脸上还有些没褪净的婴儿肥,纤瘦却不显单薄的身姿盈盈立在那里,像一株迎风待放的芙蓉蕾,引得蜂蝶竞相环伺。她冲李铮扬眉一笑“正是呢!马车已经在院墙边儿候着了。”
    “也差不多该启程了,走吧,一道儿去吧,爹爹送你一程。”李铮伸手轻拍少女肩头,看着自己出落得像娇花一样的女儿,心头却有些愁闷——女儿的亲事这两年也该定下来了,也不知道要便宜了哪家的小子,能娶到他李铮护在手心里的明珠。
    李明淮察觉到自己父亲有些低迷的神色,以为他是舍不得自己离家,忍不住边走边打趣儿道“女儿瞧着爹爹神思不属,可是舍不得女儿出门这十几日?这日后若要是女儿出嫁了,爹爹可怎生是好?”
    不想,李铮听闻这话却突然正了神色“淮儿啊,你娘亲去的早,阿爹年纪也大了,总得给你挑个可心的人,日后伴着你,护着你。”
    李铮第一次如此直白地和她说她的亲事,倒叫李明淮有些讶异“爹爹怎的突然说起这事儿来了?”
    “你也知道的,阿爹舍不得你们嫁太远,一直存了从我门下门客里给你们挑夫婿的心思。”汝南王停下脚步,背着手望望天又望望女儿,“方才你在书房里见着的那个,是阿爹最属意的人选。”
    此话一出,不说李明淮,就连一直默默跟在他们身后的孙嬷嬷也有些惊诧。
    郡主凝了秀眉,细细回忆起方才的一面之缘——她猛地推开门扉,初夏清晨尚带着些凉意的风急涌进室内,那人浅绀深衣与风齐舞。匆匆一眼来不及辨清他容貌,只记得那斜飞入鬓的长眉,疏疏朗朗。
    “那孩子叫沉或,心性脾气是个好的,模样也清俊端方。这些时日考校下来,学识也……”
    李铮忙着细数那人优缺,李明淮听着,福至心灵问道“可是外间人说的那个公子或?”
    这下倒轮到李铮疑惑了“正是!淮儿可是……识得此人?”
    少女摇了摇头,挽住男人的胳膊继续前走“爹爹啊,女儿可听说此人多少和前朝王室沾点儿血缘,您就不怕……”怕什么,不需她言明。
    可李铮混不在意,口气甚至算得上狂放“怕?莫说是楼氏现在那个小皇帝了,就是先皇在也没什么可怕的。”朝堂上的事他不愿意多掺和,自然也不愿意和李明淮多讲,只说“要是淮儿喜欢,别说什么前朝王室姻亲,就算是大罗神仙爹爹也给你找来当上门女婿。”
    说话间,两人已将近行至“行止门”附近。汝南王府虽说挂着“王府”的牌子,可它内里建得像个小型宫城似的,也划分了内府和外府,由“行止门”和与之相连的围墙分隔——内府住着汝南王及其家眷,外府用于安置李铮门客。
    郡主的马车此时正停在“行止门”旁边,门那头隐见些探出的人头——这里是外府通往内府的唯一路径,想要一睹郡主芳华的,或者递了拜见李铮的帖子却久未等到召见的人,都会常在此溜达溜达碰碰运气。
    李明淮看着门那边时不时晃出来的人影,心里对他父亲的这帮门客实在是不待见得紧。于是她在距离“行止门”尚远处拦住李铮“女儿明白爹爹对我们姐妹的一片苦心,我也是不愿去京都做什么高门嫡妻的。只一点,嫁您手下才俊也是嫁,嫁富甲商户也是嫁,爹爹又何必执着于寻一门客给女儿做赘婿呢?平白引些居心叵测的人算计!”
    她没提去岁她庶妹和门客私通的事儿,但李铮记得,他也记得后来李明淮发落后院儿大半婢子婆子的事儿。是以,他不再提要招门客入赘,而是嘱咐了李明淮几句“路上多注意着些”、“早些回家”之类的,就送她上车了。
    ——————————————————
    下章准备搞人×蛇!怎么搞都已经想好了!搓搓手.jpg
    --
    - 新御书屋
    --

十、招婿

- 御书文 https://www.xyushu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