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七、惊变 Рó⑱dУ.čóm

蛇婴 作者:babanbanban

四七、惊变 Рó⑱dУ.čóm

      李明淮到湖边的时候,正是日头最猛烈的时候。
    这一路走来,汗珠子一串串淌得浑身黏腻不说,甚至在烈阳热浪下待久了,她还觉着胸口异常闷塞——直到连灌两杯凉茶,才略微压下些不适感。
    后湖的碧叶粉荷层层连片向远处铺去,堪堪接天。这在微风中漂成缀红绿毯的花叶当是难得美景,只可惜赏花的人心不在焉,白白辜负了这好风光。
    徐徐缓缓的湖风吹不熄少女的燥热烦闷,暑热也在抽空她浑身气力,她酸软着四肢,歪在凉亭里闭目打扇子。
    身后有嬉笑声自远及近,伴着阵阵香粉气传来。李明淮最近有些闻不得这个味道,她侧过身避开,却不想那阵香风也跟着转了道弯儿。
    “呀!姐姐原来是跑这儿躲清静来了,害得妹妹们好找……”
    香风停在她面前,又向她凑近,浓郁混浊香气直往她鼻中钻。
    少女之前一直强忍着的不适,在这一刻统统决堤,暑气蒸笼出的闷燥、甜茶留滞口中的回酸、胭脂带来的甜腻粉气一齐涌向她,郡主竟眼前一黑,一头栽进萱女怀中。
    “啊!”®ouщeппp.пet(rouwennp.net)
    一时间,湖边小亭中围满了人,“郡主”、“姐姐”的呼唤声此起彼伏。
    李明淮伏在萱女怀中,用帕子挡住口鼻,干呕两下,觉着气息稍微平顺了些,才仰起脸虚虚笑着,“没事,想是这日头猛了些,害了暑热才会如此……”
    林侧妃闻讯也急匆匆赶了过来,她探了探李明淮额首,摸到好些湿汗。又见少女四肢瘫软,面色熏红,看着实在是不好受的模样,忙命人用软轿来抬人,还叫了府中医师要给郡主把脉。
    而李明淮这边,离开拥挤人堆儿,周边空气一变通畅,其实也就好了大半。是以她拒了侧妃要喊医师来把脉的好意。
    但既然可以提前离席,回自己闺院儿躲闲,少女便顺势由婢子搀上软轿。
    淮熙阁里,孙嬷嬷一早就得了消息,满面焦急地侯在门口。
    她从萱女手中接过郡主,见她只是被晒的有些面容发红,其余瞧着不像有什么大碍的样子,这才将提着的心放回肚子。
    李明淮回了闺房,她卧回软榻里,有冰镇消暑,还有冰过的新鲜瓜果解渴,方才的难受与不适瞬间不见了踪迹。
    孙嬷嬷还有些不放心,坐在一旁又是替她擦汗,又是拿着扇子扇风的,嘴上还不忘唠叨两句,“都怪我,只想着让郡主多出去转转,散散心,却没想到这天气……”
    少女往嘴里丢了颗青绿的梅子,嚼得满口生津,便又抓了两颗在手里把玩,有一搭没一搭地和老妇人聊着“今年这青梅子格外爽口一些!原先啊,我只看着这梅子便觉得酸牙,这几日却总馋它,嬷嬷你说奇怪不奇怪……”
    正说着,身边阵阵扇来的凉风却突然停了。李明淮转头去瞧,就见老妇人握着扇子,愣在那里不知在想些什么,眉头紧皱。
    “嬷嬷……”少女唤她“你怎么了……”
    孙嬷嬷回过神,先是把室内侍候着的萱女等人遣出去做些跑腿的活计,又掩了门窗,这才拉着少女的手问她:“郡主,这个月的月信可来了?”
    少女愣了一下,略一思索,摇摇头。
    老嬷嬷面上顿时多了些慌张,她凑近来,压低声音说“若是老奴没记错的话,郡主上个月的月信,好似也没……”
    “嬷嬷!”李明淮被吓了一跳,她甩开孙嬷嬷的手,在空中胡乱比划着,“可、可是,当时我不是喝了药吗?怎会、怎会……”
    说着,她抚上自己丰腴不少的肚子,喃喃自语“不会的,不会的!我吃过药了,不能的,这肯定是胖了,对!”她又猛的抬头抓住老妇人的手“嬷嬷你不要吓我,这肯定不是的,对不对?”
    孙嬷嬷也是一脸震惊疑惑,她偏着头回忆“这些时日,郡主喜酸、嗜睡,有时还会胸闷恶心,我原以为是天气热的缘故,可……”
    她说到最后,浮在心里的那个答案也愈来愈清晰肯定。她看向李明淮,少女眼中的破碎与绝望显而易见。
    --
    - 新御书屋
    --

四七、惊变 Рó⑱dУ.čóm

- 御书文 https://www.xyushu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