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九、珠胎

蛇婴 作者:babanbanban

四九、珠胎

      昨夜替郡主守夜的人是孙嬷嬷,萱女便回了自己房中休息。
    及至清晨,她洗漱完路过郡主房门口,却见孙嬷嬷领着个身形和郡主差不多的少女往外走。
    “萱女。”孙嬷嬷见了她,将她唤过去嘱咐道“郡主昨夜里发了噩梦,一夜没睡好,刚刚才哄睡着。你等下莫要去喊她,紧她睡着。”
    “晓得了。”萱女立在嬷嬷面前,本想看看她身后跟着的是谁,可天色尚暗,且嬷嬷遮得严实,硬是一丝也瞅不见。
    她应下孙嬷嬷交代的事,却见嬷嬷依然站着不动,就又问一句“嬷嬷还有什么要嘱咐的吗?”
    “咳咳!”老妇人轻咳两下,冲着她道“上午我要出府一趟,带我这侄女出去,”她指指身后一直垂着头的少女,“中午应该就能回来,你等我回来再喊郡主起床也行。别的也没什么事儿了,你且去忙你的吧。”
    “是。”萱女不疑有他,转了个弯儿又朝原先的方向走去。
    只是……她停下脚步,回头看那急步离开的两人,总觉得嬷嬷身后跟着的人,身影和郡主十分相似。
    鬼使神差的,她放轻脚步走到郡主房门口,犹豫着推开一条缝,悄悄凑头过去,趴在门缝处往里瞧——床帷静静垂落,其后一道模糊人影侧卧。
    “想什么呢!”她低斥自己一句,又迅速关好房门。
    *
    另一边,孙嬷嬷领着郡主走侧门出了王府。
    两人租了驴车,又雇了个车夫。嬷嬷还特意多塞了些银两给那车夫,叫他将车赶快些。
    可即便如此,她们到河阳县时,也是一个多时辰之后了。
    李明淮生母、汝南王妃的嫁妆里,有一处庄子便临着河阳县。孙嬷嬷每年都要来视察几回,是以,她对这里也格外熟悉些。
    她拉着少女在街巷里七拐八绕,没两下就找到那间藏在深巷里的小医馆。
    方才在车上,李明淮就听嬷嬷提到过,这家医馆的郎中有眼疾,看不清事物,但医术却是顶好的,叫她不要担心。
    等进了医馆,坐下把脉的时候,少女透过幂篱暗中观察那老郎中,果然就瞧见他耷拉的眼皮下,是一片灰蒙蒙的白。
    老人粗粝手指用了些力道,压在她手腕上摸索。
    室内很静,静到她能听见自己通通响的心跳声,和急切短促呼吸。
    “这脉象——”良久,郎中才缓缓开口。可他苍老音调拖了老长,却又没了下文,转而皱眉沉思。郡主也跟着屏住呼吸,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可是有什么不妥?”孙嬷嬷在一旁沉不住气了,焦急地问着。
    老郎中捻着胡须晃头,“虽然月份尚浅,但当是喜脉无疑……”
    此话一出,李明淮突觉脑中轰的一声巨响,一直悬着的心也猛地从百丈高空坠入万里深渊,四周陡然间寂静下来。
    虽早就有了猜测,但今日之前,她和嬷嬷一直都抱着侥幸,心里揣着希望,时时都要用“已经喝过药了,不会再出这种岔子”来自我麻痹,自我慰藉。
    如今真相已明,再容不得她们逃脱躲避。
    李明淮原以为,自己早已做好最坏打算,定能坦然接受现实。再不济,两滴泪流过后也总是能坚强面对的。
    可她终究还是个没经过苦难的孩子,真到了这一刻,从前设想种种都不见了踪影,不知所措和恐惧慌张挤占了她全部心神。
    她呆愣愣坐着,幂篱外两道人影先是一来一往交流着什么,后又上上下下比划着什么,动作激烈。然她脑中嗡嗡作响,什么也听不清,什么也想不出。
    接着,不知过多久,她被人拉起来,脚步虚浮蹒跚,无意识地跟着向门外走去。
    ————————————
    先预警一下,哪怕是男女主,没结婚也是不能有孩子的(*'へ'*)
    --
    - 新御书屋
    --

四九、珠胎

- 御书文 https://www.xyushu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