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三、风言

蛇婴 作者:babanbanban

五三、风言

      孙嬷嬷再一次来到郡主榻边,撩开她铺盖查看药柱融化的情况。
    这次,少女嫣红蕊间已没了莹白圆柱,只余一点透亮水泽。
    她赶忙取出一直小心收着的药丸,捏住李明淮鼻子迫使她张开口,把丹药喂了进去。
    这次的药见效奇快,不过盏茶功夫,少女那儿便有了动静。
    嬷嬷拿着帕子擦她脸上冒出的虚汗,见她开始无意识地揪着肚皮上的衣衫,心下知道她这是疼了,忙也伸手过去替她揉按。
    “嗬,啊!……”腹中绞痛更胜,李明淮捂住肚子滚出半圈,口中呜呜咽咽不断。
    她梦着那条纠缠不休的黑蛇紧紧环住自己,它尾巴埋在自己下体,也嵌进自己胞宫。
    她觉得自己要被勒死了,要没救了。绝望放弃之时,却又有人来救她了。
    看不见的外力拉扯缠在她身上的蛇,要将他们分开,要助她脱困。
    但蛇蟒哪会就此罢休!它钻进她腹中的蛇尾钩住她腔肉,揪拽挣扎,如何也不愿离去。
    李明淮被它扯得生疼,就像要被生生拽去一块儿肉那般疼。
    在又一股无以名状的剧痛后,那条一直在她腹中作乱的蛇被拉了出去,和着鲜血滑出她体外。
    孙嬷嬷抹了把额上汗水,看着少女腿间的血团肉块,终是能喘口气了。
    *
    卧床将养了叁四日,郡主的精神头才稍稍好了一些。
    她醒后这几日里,听嬷嬷讲了许多,知道了自己怀着的是妖胎,凡人的药对妖怪起不了作用,避子汤没用,堕胎药亦无效,最后还要多亏缘真大师来救了她一命。
    她也听闻,爹爹和胡岳都知道了内情,不过好在胡岳处理得及时,除了他们几个,旁人就算察觉到一些风声,各有猜测,却还都不知真假。
    李明淮还听孙嬷嬷讲,说王爷知道真相后,心疼都来不及,并没有半分要责备惩戒她的意思,叫她不要有忧思。
    郡主反问,那为什么爹爹不来看自己,可是他在心里记怪自己?
    嬷嬷又告诉她,她刚醒的时候王爷就想来了,只是担心过来会吓到她,妨碍她养病,才一直忍着没露面。
    ……
    最近这段时日里,汝南王府面儿上瞧着还同以往一样一团和气,背地里却是暗潮涌动。
    郡主的事情虽因为有胡岳在,没闹出什么大动静,但终究还是会有些风声透露出去。
    各个院儿中派来淮熙阁打探消息的人不计其数,其中尤以萱女被人问得最多。
    萱女呢,却是已经有好几日没见着李明淮了。
    眼下,住在淮熙阁主屋里,由她服侍着的人,是孙嬷嬷家的侄女阿织。
    那日早间,她去唤郡主起床,打开床帐却看到一副陌生的面孔,那时她就意识到,出大事情了。
    果然,没过多久,王爷就亲自找来了。
    他看到郡主房中的阿织什么都没问,只叫她把阿织当郡主一样好好照料,且不要让人发现任何端倪。
    这几日啊,萱女每日都提心吊胆、战战兢兢,生怕自己哪里疏忽了,露出了马脚。
    每逢有人明里暗里来打听淮熙阁怎么了,或是来打探郡主的情况,她便只道“郡主那日去后湖赴宴,偶染暑热,最近一直在休养调理。”
    至于旁的,她一概都讲——不知。
    可即便是如此,府中私下里依旧是风言风语不断,大家都在猜测,淮熙阁里是不是有人得了什么会传人的不治之症,不然怎么那座偏殿不许人靠近?
    还有人猜,是郡主脸上生了疮,毁了容。要不干嘛整日都闭门不出,不见外人?
    更有些胆子大的,道听途说多了,编的故事也离奇。用去年与门客私通的王府小姐为例,猜她李明淮也是和外男私相授受,捅出了篓子,被王爷关了禁闭……凡此种种。
    这些腌臜之言,自是不会有人在李铮面前讲,但孙嬷嬷却是无意中听到过许多次。
    听的版本越是多了,她也越是心惊。这些话虽都是些无稽之谈,但有些却也实实在在是猜到点子上去了。
    如此下去,若这次的事儿一直没有个交代,难保不会被人挖出真相。
    老妇人日渐忧愁起来。
    --
    - 新御书屋
    --

五三、风言

- 御书文 https://www.xyushu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