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窗事发,弟弟自首

瘸腿爸爸寻儿记(bl np 高h) 作者:疙瘩汤销售

东窗事发,弟弟自首

      那日,李清睿在员工饭堂见到了许久未见的黄襄,她眼圈发黑、脸色发青,好似被鬼魂上身般的干枯凋零,与往日的神采奕奕黄襄截然不同。
    他关心上前问道:“黄襄,你脸色这么差?最近都没见你,是不是在忙什么大案?”
    黄襄低头扒拉着饭菜,无心下咽,更不敢抬头看他,只道:“是的,有一桩无头悬案。”
    “嗯?”
    “在矿场湖泊发现了一具无名男尸,我们连死者身份都不知道,焦头烂额,正打算发个寻人公告什么的。”黄襄悄咪咪抬眼,观察着李清睿的表情。他面如冰霜,僵硬着嘴角,双目发愣,看得出他在尽力隐藏着什么。
    “哦?这可难办了。”李清睿假以工作为由,先行离去。他不能再待在黄襄面前了,只差一点点就露馅了。
    心脏狂跳不止,频率已经超出人体负荷了。他直冒额汗,甚至脚踝都有些发软了。
    “快跑!快逃!”这是他唯一的想法。
    他马上通知了李清智,并让在校的李华辰马上回家。
    “怎么回事?叫得这么急。”不明所以的弟弟被哥哥拉着进了房间,看着哥哥惊恐的样子,心里顿时一紧。
    哥哥捏着弟弟壮硕的臂膀,焦急得说话都不利索了,“电话里不能说,怕留下痕迹。他们发现他了,把他捞出来了,黄襄正在查。”
    两人以为结实牢固的心理城防瞬间崩塌,“轰隆”一声,毁得干干净净。
    哥哥左右踟蹰,双手抱胸,“我们得马上离开,出国,越远越好!”
    弟弟抹了抹太阳穴的冷汗,深呼一口气,又说:“可是华辰还没有护照,这么匆忙离开,只会更惹人注目。”他理了理思绪,“况且,说不定黄襄查不到呢,这么多年了。”
    哥哥叫道:“黄襄不是普通人,她在警校年年都是第一,跟第二名都是断层领先。她很快就会查到了,一分一秒都不能多待了。偷渡、潜逃,什么都好,不能再留在这儿!”
    倏地,传来李华辰急促的拍门声,“爸!二叔,是你们在里面吗?”
    哥哥开门,抓住儿子,忙说:“你快去收拾东西,我们要马上离开。”
    李华辰一脸懵懂,“啊?什么?这么突然?”
    十万火急,三人正如热锅上的蚂蚁的,躁动不已。弟弟也拿出手机,拨通自己助理,试图转移财产。
    三人吱吱咋咋说着话,屋内乱作一团,“叮咚!”命运已经敲响了门铃,即刻如死亡般安静了。
    门外,黄襄、田开心等几个警官站立着,面无表情。
    黄襄向他们出示警官证和执行文件,“我是j城警局重案组调查专员黄襄,李清睿、李清智,我们怀疑你们与一桩1998年的谋杀案有关,请即刻跟我们前往警局问讯。从现在开始,你们不能踏出j城半步。”
    警方审问并不顺利,李清睿、李清智纵使被单独审问,回答都非常一致,统一回答不认识张隽、不记得银行转账、只说自己一直在学校念书,对外面一无所知。
    双生子这辈子所有的默契都用在这里了。
    黄襄见无进展,只好收集两人指纹,暂时将他们放回家。
    “爸!二叔!你们还好吗?”待在家里的李华辰惶恐不安,看着他们两人脸色苍白、肢体僵硬,更觉忧心。
    李清睿用仅存的一丝镇定与理智,让儿子不必太过担心,避而不谈,跑去洗手间了。他拧开水龙头,胡乱捧着冰冷的水拍打自己,试图让自己浑浑噩噩的脑袋清醒一点。
    可是一抬头又看到那副慌张失色、骇然万状的脸,当即心惊肉跳,骨软筋麻。门外传来弟弟的呼喊声:“哥!开门。”
    狭窄的洗手间里,只听得哗哗的流水声和两人沉静的呼吸。
    弟弟把门锁上,把水关了,郑重其事地说:“警方知道很多,又收集了指纹。事到如今,我们必须交出一个人。”
    哥哥预感到弟弟要说什么,立即扑上去,揪着弟弟的衣领,发红的双眼死死地盯着他,“不!要走一起走。”
    “人是我杀的,我明天就去自首。”弟弟深邃的眼睛里都是浓重的伤痛,可他还是紧紧抱着哥哥,用臂膀环绕着他。
    哥哥嘶哑着,埋在弟弟胸膛上啜泣不已,说的每一个字几乎都要咬碎了后槽牙,“人是我们俩杀的,我们把真相告诉警方。”
    “这样我们两个都会进监狱,那华辰怎么办?他难道又要做回孤儿吗?哥,哥哥!”
    他扶起哥哥哭泣的脸庞,用指腹抹去他的泪珠,就像以前一样,他从未变过。“小哥哥,这是最好的办法了,让我一力承当所有一切吧。”
    “不!”哥哥的悲声响彻全屋,门外的李华辰听得一清二楚。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死的,你死了我怎么办?”再也无力支撑的哥哥终于倒下了,跪倒在地,仍抱着弟弟的大腿不放,“不要走,阿智,不要离开我。”
    弟弟一手握住哥哥冰凉的手,一手摸着哥哥柔软的头顶发丝,安抚道:“小哥哥放心,我不会死的。你还记得吗?小时候,算命的说我命硬,死不了。
    小哥哥,我的小哥哥,从小到大都是我护着你。
    保护你已经是我生命的全部。
    现在,是我最后一次保护你了。
    往后的路,你要一个人走了。”
    卫生间内只剩下滴滴答答的水声,寂静的镜子反射出弟弟铁青无神的脸,眼角缓缓滑落一滴泪,他已经快要忘了哭泣的感觉了。
    这一次,为的是年少的血气冲动埋下的祸根,为的是怀中最后一次保护的哥哥,为的是自己即将死去的命运。
    李清睿总是自以为很坚强,其实过刚易折,他是一面通透明亮的镜子,世间万物、人生时光、命运转折都会被他原原本本地反映出来,破裂出一道道裂痕。
    镜子碎了、破了,李清智就会捡起来一一拼接好,难怕被割破双手、鲜血直流,他都要让破镜重圆。
    他是降落在他身边的强大折翼天使,陪着他、护着他、爱着他,最终天使堕落成恶魔。在生命最后一刻,他都要挣扎着起身,用残破的肢体拾起最后一块碎片拼回去。
    可是那一夜过后,再无人拾起他破碎的一生了。

东窗事发,弟弟自首

- 御书文 https://www.xyushu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