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涂鸦趣事

酸梨(校园1V1) 作者:人皮灯笼

番外1涂鸦趣事

      给沉母搬家的时候,沉梨在床底的箱子里找到了一幅画,黑色的两个辫子,光溜溜的身子,头上还有一个巨大的粉色蝴蝶结,粉眼影,红嘴唇,人不人,鬼不鬼的。

    沉梨推了推萧锦樘,笑嘻嘻道:“老公,你记得这幅画吗?”

    萧锦樘看了一眼,怎么会不记得,就是这张画,差点儿让他手断了。

    幼儿园的时候,沉梨最喜欢的课是涂鸦课,也是学的最认真的课。

    彩色的蜡笔绘画出一个一个美妙的世界,沉梨觉得新奇,那段日子沉梨天天画画,甚至都不和萧锦樘玩娃娃了。

    学校发的绘画本画完了,妈妈又忙的又来不及给她买新的,萧锦樘就把自己的给她。

    三人中,画的最好的是陈松,陈松在白纸上画了一个女娃娃,黑色的长发,穿着芭比粉的公主裙,头上戴着一个皇冠,她的旁边是金色的长发,穿着蓝色公主裙的女生。

    陈松一脸骄傲推了推沉梨:“沉梨沉梨你看,这个穿粉色公主裙的是你,漂亮吧。”

    沉梨看着漂亮的小公主,自然是高兴的点点头认同道:“漂亮。”

    萧锦樘不满,明明不久之前她还答应自己不和陈松讲话的,这才几天她就忘了?

    男孩儿不满的捏了她一下大腿。

    她皮肤白又嫩,天生毛细管比别人脆弱,只要轻轻一碰就会出现淤青。

    萧锦樘傻了眼他明明没用力啊,这一下可给陈松抓住了把柄,急忙举手:“老师,萧锦樘欺负同学–”声音拉的又大又长,生怕别人听不见。

    “我建议给萧锦樘换座位–”

    沉梨也傻了,她其实根本不疼。

    “胡说,我没有欺负同学!”萧锦樘气的握紧拳头,真想狠狠地打他一顿。

    “你就有,沉梨腿都肿了!”陈松不甘示弱。

    “大鸭梨,我不是故意的……”

    沉梨本想说没事的,谁知陈松又多了一句嘴:“别让他和沉梨坐同桌了。”

    “蹭”的一下,萧锦樘站了起来冷冷的盯上了陈松,男孩被看的发毛,明明就是一个看起来憨憨的小胖子,不知为何眼神却充满杀意,陈松吓得缩了缩脖子。

    然后,两人就打起来了。

    萧锦樘胖,陈松瘦,萧锦樘自然占了上风,沉梨不知道为什么萧锦樘这么讨厌陈松,每次都明里暗里的排挤他。

    沉梨看着抽噎的陈松,可怜巴巴的,脸上的伤痕混着泪水,而萧锦樘呢,被老师拽着,喘着粗气恶狠狠的盯着陈松。

    看到这幅场景,是你你同情谁?

    沉梨自然是同情陈松了。

    看着两人互帮互助的模样,萧锦樘那叫一个心痛,再看着沉梨担心的模样,萧锦樘的眼眶酸酸的,老师批评的时候脑海中一直想着沉梨那副担忧的模样。

    放学的时候,沉梨看着背着书包的萧锦樘生气的一个人走出了班级门,她急忙的跑了过去,伸出手像平时一样牵住他准备一起回家,可谁知萧锦樘干脆利落的甩开了她的手。

    沉梨有些纳闷儿,背着书包向前追去:“萧锦樘,你怎么了,萧锦樘?”

    只见萧锦樘瞪着圆鼓鼓的眼睛,气急败坏道:“做不到的事情就不要承诺!”

    萧锦樘觉得自己那一刻帅爆了,自己平时就依着沉梨哄着沉梨,也说不出为什么自己不敢或者舍不得和她发脾气,这一次,他是真的生气了。

    沉梨撇着嘴也知道他生气了,看到萧锦樘坐上了平时两人一起坐的豪车,沉梨红着眼,双手抓着书包,不知道该坐还是不该坐。

    车门关上了,车却没动。

    对于小孩子来说,沉梨也不懂这些欲情故纵,弯弯绕绕,车门关上这就是不让她坐车的表现。

    以往这个时候呢,沉梨一直坐着萧锦樘家的车一起回家,这次萧锦樘不让她坐了,她还不知道怎么回家。

    沉梨看看车,又看看周围,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妈妈来接,就她自己一个人不知道该怎么办。

    “沉梨?”陈松跟着她的妈妈走了出来,见沉梨自己一个人,就问了一句。

    整个幼儿园,除了萧锦樘,她最熟悉的就是陈松,看到熟悉的人,自己的满腹委屈就泄了出来,沉梨抹了抹流出的泪,抽噎道:“我自己回不了家。”

    透过车窗看着沉梨哭,萧锦樘有些着急,刚准备下车的时候,只见沉梨和陈松拉着手高高兴兴的坐上了陈松妈妈的车。

    那一刻,萧锦樘心碎了。

    剩下的几天,沉梨也不理他,就和陈松玩,天天和陈松画画,回家的时候也是沉母来接,刚开始的几天萧锦樘还很硬气,后来他就后悔了。

    看着两人甜甜蜜蜜快快乐乐的模样,萧锦樘就控制不住的嫉妒,明明和他玩的小朋友不少,可偏偏他就是最在乎沉梨。

    于是,萧锦樘的爷爷奶奶看着自己的孙子整天闷闷不乐的,于是给他出了个主意,拿零食彩笔娃娃去哄哄沉梨,好好去道个歉。

    萧锦樘雄赳赳,气昂昂的去了,沉梨呢,本就想和他和好,可又拉不下脸(从小就倔),所以自然而然两人就和好了。

    沉母给两人洗了草莓,葡萄等水果,打开了电视,两人坐在沙发上吃着草莓看着动画片,沉母叮嘱了几句不要给陌生人开门等等,这才安心的去上班了。

    两人看了一会儿,就去沉梨卧室玩了,看着白墙上的那张陈松画的“沉梨”,心里不开心,但不能表现出来。

    萧锦樘拉了拉沉梨的手,指着墙上的那张画:“大鸭梨,我也会画,画的比他好看。”

    “真的?”

    “你不信我?”

    在沉梨的怀疑下,萧锦樘像一只骄傲的花孔雀,拿着昂贵的画笔,整洁如雪的画本,看着沉梨摆出漂亮的姿势,十分认真的打着草稿,有模有样的画了起来。

    陈松是想象卡通派,照着美丽的睡美人画的,萧锦樘是写实派,写实写的还不太实,也没看过公主动画片。

    所以当他自豪的拿着巨作给沉梨看时,沉梨当下就黑了脸,摆了这么久的姿势你就画了个这玩意儿?

    这丑东西是谁?肯定不会是她沉梨!

    萧锦樘纳闷儿了,这么漂亮,当然是她沉梨呀!

    眼看两人又要吵起来,萧锦樘及时止损,说再给她画一张,紧接着,第二张巨作出世了,沉梨气的红了眼,气的质问他自己哪有那么胖!

    萧锦樘无辜认真的解释:“蓬蓬裙就是胖胖的。”

    沉梨气急败坏,萧锦樘唯唯诺诺哄着她,又画了七八张,一个人手腕儿酸,一个人身体僵,沉梨就是不满意。

    两人面红耳赤的又吵了一架,萧锦樘摸了摸额头上的汗,气喘吁吁道:“要不你脱光!我就不信还胖!”

    沉梨想都没想三下五除二的把裙子脱了,萧锦樘小心翼翼的看着她的身体,聚精会神,提起一百二十分的精神,一笔一画生怕出错。

    这么多张他也学聪明了,你头发短?我画长些,你肚子有些小胖?我使劲画瘦,腿拉长,皮肤用白蜡笔涂白,画个眼影,涂个口红,再凭空捏造一个蝴蝶结。

    萧锦樘忐忑的递给她,终于沉梨满意了,但还是觉得没有陈松画的好,那张画自然就被压箱底了。

    萧锦樘这叫什么?——费力不讨好。

    自以后,萧锦樘基本不画画,什么都会,乐器,赛车,篮球,街舞……唯独不会画画,这是来自陈松的阴影。

    (回忆结束)

    想到这儿,萧锦樘搂着沉梨,语气酸酸的:“把我的巨作拿回去,就贴在我们的卧室,结婚照旁边。”

    沉梨哭笑不得,也就依他了。

    ——

    实不相瞒,我小学和陈松一样,大家抢着让我画画(卡通幻想派),和我特别好的那个朋友把我的画还贴在墙上了呢,到时特别流行画美人鱼我记得是。

    陈松为什么喜欢和沉梨玩呢?可能是有共同的姐妹属性。

    还有两三章番外,是肉肉。

    完结后理一下文章的错别字,就开下一本,说实话,有点儿想双开(bushi)

番外1涂鸦趣事

- 御书文 https://www.xyushu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