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种

无欲则刚(NP) 作者:万生海

杂种

      中午打饭铃一响,刘佳佳就抱着鹌鹑蛋往食堂跑,村里没有排队的意识,每当到了饭点几个窗口处就是挤来挤去,如果你落在后面,就要有吃菜汤的心理准备。
    刘佳佳脚程还不错,挤在了前边,一边把空着的饭缸往前伸一边探头去看,发现还有大鸡腿没卖完,这让她十分激动,刚好前边一人打完饭了,她趁机钻进空子里打了一份米饭和一个大鸡腿还有西红柿炒蛋。
    从人群中退出来,刘佳佳看着缸里的饭菜满足的嘿嘿一笑,另一只手还提着放鹌鹑蛋的饭缸,开始找哪里还有空着的桌子。
    “呀,”刘佳佳眼尖的注意到西北角还有空位,举着饭缸的手有些酸,她加快步伐想要赶紧过去,不料侧方突然跑过来几个人,她急忙往后退,却又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伴随着饭缸落在地上的清脆声,她眼睁睁的看着热乎乎的饭菜洒在地上。
    “她连饭都拿不稳,哈哈哈哈”
    “把这里弄这么脏啊。”
    刘佳佳眼眶泛红,看着洒落一地的饭菜,听着周围的嬉笑声,她早就顾不上屁股跌落在地的疼痛,低着头撑着身子站起来就要离开,刚走两步就被人团团围住,她一抬头对上妮妮的眼睛,有些瑟缩的问道,“怎,怎么了?”
    妮妮看了一眼地上的东西,冲她一笑,“你把地弄这么脏,没打扫就要走啊。”
    “我,我去拿东西。”
    “你跑了怎么办啊,你就用手把那些东西抓起来呗,扔进你的饭缸里带走。”
    刘佳佳睁大了眼睛,她无助的看了眼四周,却没有一个人帮她,反而纷纷用那种谴责或嘲笑的目光盯着她。
    “快点啊。”
    刘佳佳被吼了一声,眼泪忍不住滑下来,这么多人看着,她跑不出去,认命的弯腰就要用手抓,突然有人冲过来把堵着路的妮妮推开,“滚。”
    甘兆明把刘佳佳挡在身后,“学校都不让低年级的打扫卫生,你多管什么闲事。”
    因为甘兆兆是二年级的学生,还长的高大,周围一年级的学生都有些畏缩,妮妮哼了一声就走了,其他人见状也纷纷散了,刘佳佳终于哭出声来,“谢,谢谢你。”
    “我打了饭,你把鹌鹑蛋给我吃,我分你一半饭,走。”
    刘佳佳跟甘兆明去了他们同学的一桌,几个男孩儿也都认识刘佳佳,让出一个位置来,“兆,你不是说去找佳佳吃饭,怎么是佳佳来找你啊。”
    “我过去就看见有人欺负她,真讨厌。”
    “还敢欺负你妹,放学我们去教训她。”
    “我已经警告过了,快吃饭吧。”
    刘佳佳擦了擦眼泪,吃了一口甘兆明分给她的半个鸡腿,明明很香,她却高兴不起来,边吃边哭,看的甘兆明也不知道怎么办了,挠了挠头哄道,“别不高兴了,我妈妈给了我五毛钱,放学我给你买棒棒糖。”
    刘佳佳打了一个嗝,“我想吃辣条。”
    “也行,棒棒糖只能买一个,辣条我们买五根,你三根,我两根。”
    放学后,老师让发了作业本再走,刘佳佳坐在倒数第二排的角落里收拾好书包乖乖等着,等到最后差不多人都走完了,妮妮才拿着作业本过来,“你的。”
    刘佳佳害怕的看了她一眼就急忙垂下眼,手刚碰上作业本,妮妮就把作业本抽了回去,“你帮我写作业,我就给你。”
    刘佳佳想到甘兆明,鼓起勇气说道,“我,我兆兆哥还在等我,你快给我。”
    妮妮瞪了她一眼,把作业本丢过去,“杂种,快滚吧。”
    刘佳佳离开的脚步停下,她有些愤怒的回头瞪着妮妮,“你才是杂种,你还是坏人。”
    “谁是杂种谁知道,我要是坏人,大家为什么还跟我玩,猪头。”
    刘佳佳紧紧咬着牙,却碍于妮妮的好朋友都还在教室里却不敢怎么样,她默默的松开拳头,转身出了教室。
    等人走了,剩下的人都围过来,“妮妮,你怎么这么讨厌刘佳佳啊。”
    “我们妮妮有一次让她打水她竟然不去,还不认我们妮妮当大姐,我们当然要好好教训教训她咯。”
    “那万一老师知道你们欺负她怎么办?”
    “除非你们告状,不然老师才不会知道。”
    “我们才不会告状,我妈妈说刘佳佳没有爹教,不让我跟她耍。”
    “我妈妈也那么说,还说她妈妈是狐媚子。”
    “你见过她妈妈?”
    “没见过几次,她妈妈肯定也不亲她。”
    回来拿东西的刘佳佳漠然的站在门外,听着教室里的议论声,她呆滞的垂了垂眼,一声没出的离开了,在校门口看到举着辣条的甘兆明也没能高兴起来。
    “你怎么了?他们又欺负你了?”
    刘佳佳抽泣两声,“兆兆,你说是不是所有人都不愿意跟没爹的人耍。”
    甘兆明也不懂,他把手里的辣条递过去,“你拿着吃,是不是她们说你了,我去找他们。”
    刘佳佳也讨厌她们,正要跟甘兆明进去,就听见有人喊道,“兆兆,回家了。”
    二人脚步停下来,甘兆明挠了挠头,“我妈妈今天来的好早,我得先回里了,”
    刘佳佳失落的摇了摇头,“你快回去吧,我也要去我姑姑家了。”
    从学校走到刘佳佳姑姑家,需要二十分钟,她一进院子狗就开始叫唤,下一秒她就听见她姑姑熟悉的嗓音,“谁啊。”
    “姑姑,是我。”
    “是佳佳啊,这狗真是奇怪,这么久了都认不得人,每次叫的人心烦,快进屋吧。”
    刘佳佳听不懂大人话里的含义,但她却敏感的知道这并不是什么好话,有些茫然的看了一眼趴在那儿的大黑狗,才进了堂屋,姑姑姑父还有姐姐弟弟正围着饭桌吃饭。
    她把书包放下去了锅头,熟练的从窗台上拿了一个碗,锅里毫不意外的只有半碗稀汤,她盛好回了堂屋,其他人这时都已经吃完了,见她进来,姑姑笑了一下,把只剩一个底儿的菜盘子往前推了推,“快吃吧,饭都凉了。”
    --

杂种

- 御书文 https://www.xyushu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