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意

无欲则刚(NP) 作者:万生海

恶意

      不管赵岁疆那块怎么个想法,黎明月对此一无所知,等身体上的情潮跟疲累过去以后,裸露在外的皮肤多多少少就感觉到了凉气,她不太舒服的醒了过来,把身上的衣服扒拉下去。撑着身子一头栽进床上扯过被子盖上,这才摸过手机来看,眼见着就要下午三点了,再歇下去就晚了。
    一天下来也没吃啥,这让看重口腹之欲的黎明月着实有些难受,拨了铃对人交代了几句,会所的效率很高,更不要说这间房间是宴仲的名字,没几分钟就有人敲门,明月懒懒的靠坐在床头让人进来。
    “黎小姐,这是宴先生为您准备的衣服。”
    黎明月的注意力短暂的从食物上挪开两眼,宴仲的眼光一向很不错,可他总喜欢把她往稚嫩处打扮,像这种学院风的连衣裙,她自己从来没有买过。可现在也没有别的选择,无所谓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先生还交代,说交给您办的事还希望您能抓紧,他那边,”女侍者停顿一下,见黎明月看过来又垂下眼继续说道,“耐心不多了。”
    黎明月嘴角微抿,盯着女侍者的目光变得有些不友好,见对方低着头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她心里涌上一股恶意,披上件睡袍走到餐桌,抬手指了指,“我今天身体不太舒服,你留下来服务我吃饭吧。”
    侍者闻言也没多少反应,开始把餐车上的食物往外挪,等她转身拿第三盘的时候,后面传来两声清脆的破裂声,她不由惊了一下回头看过去,不过毕竟受过专业训练,很快就能调整好表情,正要说让人来打扫,却见那头的黎明月浅浅笑了一下,她在侍者疑惑的目光下晃了晃手里的杯子,下一秒猝不及防的就又摔了下去。
    黎明月脸上阴狠的表情不过一瞬,在侍者震惊的目光看过来的时候,她便又恢复了那副高高在上的表情,“听说玉龙会所对员工一向很严格,不知道对你这种毛手毛脚的会是怎么处理呢?”
    侍者显而易见有些害怕,但她也很快冷静下来,目光有些抵触的盯着黎明月,“黎小姐还是不要胡乱冤枉人,这种低级错误,我们从不会犯,更不会有人相信。”
    黎明月却娇声笑了起来,显而易见,侍者的话取悦了她,只见她眼波流转间多了几分狡黠,“你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今天你就会知道,在权势面前,没有对错。”
    侍者一愣,还要再说,就见黎明月已经拨了经理的电话,不到五分钟,她的顶头上司林雁就进来了,她面对黎明月很是尊重,一上来就满脸笑意的迎了上去,还亲自摆起了饭,“哎哟我的宝贝,谁惹你不高兴了。”
    “还不是你手底下的人,人家心里,可瞧不起我呢,下次可别让人家来伺候我了,我受不起。”
    “你这孩子又瞎说,哪有你受不起的东西,”林雁笑容依旧,朝门外招了招手,“进来两个人,把她带下去,让她学学规矩。”
    女侍者这才慌了起来,她看了看进来的两个大汉,急忙过去拉住林雁的衣服,“烟姐,我没有啊,我”
    话还没说完,一耳光直接把她打倒在地,侍者害怕的望过去,见她的上司轻轻甩了甩手,正冷冷的看着她,“没人告诉过你,在玉龙,不能随便触碰任何人吗?”
    “我,我,”侍者猛然想到了什么,急忙说道,“我是”
    “雁姐,现在你处理这么个东西都已经这么麻烦了吗?”黎明月根本没有给侍者再辩解的机会,话中暗含的催促意味再明显不过。
    林雁立马轻轻颔首,“还不赶紧带下去,我不管你是谁安排进来的,进了玉龙就要守规矩,”她放慢语气盯着侍者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得罪了人,更要付出代价。”
    黎明月抬眼看向被拖着往外走的女侍者,嘴角微勾,见对方露出一脸愤恨地表情,心情就更好了,“不愧是雁姐,一向调教有方。”
    林雁亲自替黎明月布菜,“今天我手头有点事儿没走开,这才推了个小丫头过来,没想到是个不长眼地惹了您不高兴。”
    黎明月心里清楚林雁没亲自来招待她的原因无非是宴仲已经走了,她这个狐假虎威的小姑娘,又有几分脸面呢。
    可脸面再少,撑的是宴仲的脸面便有用,黎明月没有接林雁的话,恍若未闻的吃着手里的饭,吃了七八分饱的时候,盘子里被夹进来一块香菇,黎明月放下刀叉,淡淡看了一眼身边的林雁,“我不爱吃香菇。”
    林雁夹菜的手一停就要告罪,黎明月却又轻飘飘的挥了挥手,“你出去吧,这边不用您了。”
    林雁带着人出了房间,一行人皆无言,等回了办公室以后,林雁的妹妹兼副手林悦气愤的踹了一脚摆着的沙袋,“她算什么东西,也敢这般给您脸色瞧、”
    林雁点了根烟也不抽,无所谓的笑了笑,“不管是什么东西,反正比咱们值钱,咱们就得好好伺候着。”
    “不过是狗仗人势。”
    “你说的对,可只要她还有人势可仗,她就能这么对我。”
    林悦心下不甘,她一想到黎明月那副装模作样的姿态就觉得沤的慌,“想当初还不是”
    “闭嘴!”林雁猛地看向自家妹妹,眉头皱到一块,“有些事儿私底下我们可以说说,可有些事儿,想活命的就好好烂到肚子里,一个字都不要提。”
    被警告过林悦也不敢再多言,面上却还是没当一回事儿,林雁不过看一眼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毕竟是自己唯一的妹妹,为了避免日后她惹出事儿来,她也愿意多说两句,“有很多事你不知道,你看到的并不是全部,要把姐的话听进去。今天那个侍者不过是露了两分意思,就被黎明月上纲上线起来,还连累了你姐我,所以你更要谨言慎行。”
    “我知道了姐,”林悦依赖的挽上林雁的胳膊,然后又悄悄问道,“那今天的事儿要不要告诉”
    “积少成多。”
    姐妹二人对视一眼,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
    佳佳还是太稚嫩了。她的成长是拔苗助长式的,其中的弊端,都会由她自己来受。
    --

恶意

- 御书文 https://www.xyushu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