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矛与盾

先婚 作者:偷马头

7.矛与盾

      “真结啦?”
    “真结了啊。”
    “牛逼啊……怀澈澈,你现在真是……屌爆了……”
    “还行吧,普通屌。”
    领了证当天晚上,怀澈澈就拍了一张结婚证的照片,发了条朋友圈。
    一般怀澈澈发朋友圈,至少图片都是九宫格,然后花个小几百字,给这些照片逐个说明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但这条,言简意赅到只有三个字:结婚了。
    下面配图,一个红本儿。
    再往下,五大排点赞的,还有一串儿问什么情况的,怀澈澈一个也没回。
    唐瑶今天一觉睡到傍晚,睡醒刷了一下微信,看群里已经99+,赶忙给怀澈澈打了个电话过来。
    “不是,你昨天不是还在嗷嗷叫着,不想被别人左右命运呢……”她带着蓝牙耳机打电话,手又点开朋友圈,翻到刚才怀澈澈发的那一条,“然后扭头就这么嫁了?”
    唐瑶说完,又好像想到什么:“不会是昨天晚上他把你带走之后……看不出来啊,霍律师一脸温文尔雅,其实是个衣冠禽兽?那我昨天看着他把你带走,岂不是助纣为虐了!?”
    “什么啊!”
    怀澈澈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唐瑶说的是什么,立刻大叫了一声不是,“你在想什么啊唐小瑶,我就只是单纯的结婚了而已,超级单纯好不好!”
    “?”
    唐瑶活了二十来年,第一次听见有人把‘单纯’和‘结婚’这两个词放在一起,正语塞,就听怀澈澈又开口:
    “其实吧,我就是突然感觉烦了。”
    怀澈澈一开始还想嘴硬一下,但架不住旺盛的倾诉欲,索性一拍大腿都跟唐瑶说了。
    唐瑶是越听越大呼离谱,想说的话堆积成山,最后千言万语化成一句牛逼,什么也没说出来。
    “随便找个人结婚,我亏你想得出来……”过了五分钟,怀澈澈都已经开始找别的话题了,唐瑶才回过味来,又追问:“你想想,那你们都结婚了,总不能还分居吧,你什么时候住到他家,那你住过去了,总得上床吧,到时候你是给还是不给?”
    怀澈澈正整个人都窝在沙发上,双腿蜷起,一听唐瑶赤裸裸的问题,脸已经开始红着往膝盖后面藏,但语气还硬着:“上呗,怕什么,不是说这个很爽吗,我二十五岁了还没享受过,已经很亏了好不好。”
    因为大学的时候就开始和萧经瑜那边纠缠着,怀澈澈虽然对这件事儿揣着好奇,但因为找不到实施对象,一直没能做。
    有的时候听朋友圈那群女孩讨论怎样的弧度,什么长度更爽,她都只能红着脸听,然后再被她们围起来进行一通理论知识吸收。
    唐瑶一听怀澈澈是这态度,倒是放下了点心,在电话那头肯定了她的想法:“可以啊姐妹,早该这样了,要我说啊,你就是被萧经瑜给耽误了,你知不知道在这花花世界里,你已经错过了多少?”
    说完,她又想起一个问题:“现在萧经瑜知道你结婚了吗?”
    “不知道,关我屁事。”怀澈澈一听萧经瑜三个字,轻轻地往上翻了个白眼:“他老人家忙着炒CP,哪有功夫管我干什么。”
    哟,听听这话说的。
    唐瑶嗅到熟悉的酸味,毫不留情地笑她:“你这朋友圈发给谁看的别以为我不知道啊,怀澈澈小朋友,就你这点小伎俩,瞒得过谁啊。”
    怀澈澈哼了一声没否认,电话那头的唐瑶大概是又考虑了一下,轻轻地叹了口气:“不过你说你这事儿做的吧……真的太冲动了,你就没有想过万一你们不合适,婚姻不幸福怎么办吗?”
    “那就离呗,都什么年代了,离婚也能算个事儿?”怀澈澈的语气倒是轻巧得跟说要去买一块巧克力似的,“要是到时候闹得难看才好呢,让我爸知道知道,婚姻这条河不是谁都能淌的。”
    唐瑶:“……”
    合着你结婚就是为了给你爸长教训呢是吗?
    庆城那头,孟小馨拎着大包小包来给萧经瑜送午饭。
    萧经瑜想吃的餐厅没开外送,只能人力送达,孟小馨吃的是助理的这口饭,当然也得干助理的这点事儿。
    看自家老板没心没肺地合上笔记本电脑就开始用餐,孟小馨颇有些皇帝不急太监急地问:“鲸鱼哥,有个事儿……”
    “说,”萧经瑜头也不抬,心里却对孟小馨要说的话有了数:“怀澈澈又干嘛了?”
    “澈澈姐她……好像结婚了。”
    “?”
    话音未落,萧经瑜握着筷子的手终于悬停在了空中,抬头向她重复确认:“结婚?”
    “对……昨天在朋友圈发的,你没看见?”孟小馨心说你可算有点反应了,随即掏出手机来翻开怀澈澈的朋友圈,给萧经瑜看。
    “没,”
    萧经瑜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应该报以怎样的心情和语气,伸出手接过手机,“她把我微信删了。”
    他说完,扫了一眼这乏善可陈的朋友圈,紧接低声骂了句:“扯淡。”
    孟小馨没听清,啊了一声,萧经瑜紧接着说了句没什么。
    她想点开大图让萧经瑜看看清楚,但他已经转过了头去,懒得再看。
    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萧经瑜和怀澈澈作为当局者,很多时候看不出来,但孟小馨作为旁观者,拥有更多视角,当然也比他们两个人都能看得更清楚。
    昨天晚上怀澈澈走了之后,胡成本来说晚上安排大家一起去吃一顿,但萧经瑜说不想吃,就直接回去了。
    孟小馨当时没多想,因为萧经瑜经常不参加聚餐,但刚送饭过来,她才知道,萧经瑜从昨晚到现在,没吃饭没睡觉,该打的新歌歌词也一个字没动,荒废了一整夜。
    刚才她用密码开门进来,就看见萧经瑜坐在电脑前,眼睛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本来觉得自己不该多说,但走之前实在没忍住,还是问了一句:“鲸鱼哥,既然这么难受,为什么不去跟澈澈姐道个歉呢,你不要那么强硬的说没办法,女生都不爱听这个……”
    “过两天吧。”萧经瑜看不清自己,却比她要更了解怀澈澈,“她现在气头上,听不进去。”
    这两个人,看着好像是一个追一个跑,这么稀里糊涂地过来,但想想也知道,如果萧经瑜这边就是铁板一块,再怎么执着的喜欢也该放弃了。
    在孟小馨看来,他们两个其实根本不是没有感情的问题,更多的是因为性格太像,谁也不肯服软,就像是矛和盾,一边是尖锐,一边是固执,撞在一起,就是两败俱伤。
    他们这帮人其实偶尔聚餐的时候也会聊到萧经瑜和怀澈澈的事儿,但这个团队除了她全都是男的,提起怀澈澈,第一反应都是摇头:“漂亮,有钱,但这性格太难搞了。”
    “对,就看那张脸是真的很难不喜欢,但这性格……我估计鲸鱼也是因为这个,所以一直没有松口和她确认关系吧。”
    “这还没确认都作成这样,要真成男女朋友了,那还不得把男朋友绑家里谁也不让看啊,这种女的再漂亮再有钱也没用,太窒息了。”
    萧经瑜满打满算出道已经五年,因为对身边人比较好,人员流动并不快,孟小馨作为加入这个团队最晚的成员,每次听到他们这么说,心里都不太舒服,但又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当做没听见。
    “鲸鱼哥……”
    和男同事看法不同,孟小馨能感觉到怀澈澈根本不像他们描述的那么极端,她也很喜欢这个大方又直爽的女孩,当然希望她和自家老板能修成正果,但眼看这一盘棋伴随着怀澈澈的领证已经成了死局,孟小馨也只能讪讪地收回手机,无助地问:“现在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萧经瑜重新拿起筷子,“你以为她是认真的?”
    “?”
    孟小馨这回啊的声音更大了,“不会吧,这可是结婚哎,结婚还有闹着玩的吗?”
    “别人可能没有,”萧经瑜面无表情地喝了一口汤,“但她是怀澈澈。”
    估计是还在生昨天的气吧,萧经瑜想。
    毕竟这么多年来,只要跟他吵架,怀澈澈总会想各种办法逼他主动去找她,其中闹得最凶的一次,她直接随便拉了个男生谈恋爱,还示威似的把照片发在了朋友圈,让两边共同的朋友传话给他。
    和那副单纯温驯的皮囊截然相反,怀澈澈的性格充满了尖锐的幼稚,以至于她就算是在做这些报复性的行为,也都简单到让人一眼就能识破。
    同样的,相处这么多年,萧经瑜当然也知道做哪些事会让她生气,知道她看见那条炒cp的热搜一定会爆炸。
    只是人想往上爬,就必须为自己的野心付出代价,像是这种大家都明明白白的合作已经是付出最小收益最大的操作,但怀澈澈好像永远都不会明白这一点。
    毕竟在她的世界里,根本没有‘没办法’三个字,哪怕大小姐就是要天上的月亮,也会有人前赴后继地帮她摘下来。
    回想起昨天她那些不知人间疾苦的问题,萧经瑜也是一口气堵在嗓子眼儿,上不去下不来。
    现在再想起怀澈澈结婚的消息,萧经瑜更是气的想笑。
    哪有人结婚消息是那么发的。
    就一张结婚证,孤零零地往桌上一放,跟个道具似的,充满摆拍的味道,生怕他看不出来是吧。
    气人的招数层出不穷,到底什么时候能真正懂点事。
    --

7.矛与盾

- 御书文 https://www.xyushu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