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这是什么伤风败俗的东西啊!

先婚 作者:偷马头

8.这是什么伤风败俗的东西啊!

      方红那边人做事很快,没几天就把怀澈澈当前的私信列表整理了个大概,把庆城市内呼声最高的前十个店铺,从名字到地址,全部都发到了她的微信上。
    怀澈澈抽空去了两家店,之后就实在挤不出时间,原因无他,就是又被怀建中抓了。
    事儿也简单,她领证的事情被她爸知道之后,气得一个电话怒骂了她半个小时缺心眼,骂完挂了电话,就跟霍修的父母约见,准备正式谈谈两家孩子结婚的事情。
    正巧,霍修父母那边正准备休一个长假,四个人一合计,那就干脆直接把两个当事人也带上,去度假区一边玩一边把婚事谈了吧。
    出发那天,怀澈澈重新想起了读书的时候被早自习支配的恐惧,整个人眼睛都还没睁开,就和行李箱一起被拖出了家门,塞上了车。
    她根本不知道要去哪儿,坐在后座趴她妈李月茹怀里听爸妈聊了半路,才知道这次的目的地是渝城那边一个茶山庄园。
    怀澈澈从小到大对茶半点兴趣也没有,一听什么茶园,茶料理,整个人更萎靡了,剩下半路直接睡了过去。
    到渝城的时候正好下午两点多,下了飞机,怀澈澈才知道原来霍修一家人昨天就已经到这边来了,房间和车都已经全部打点妥帖,就等他们今天过来。
    一共两辆车,怀澈澈当然被赶上了霍修开的那一辆,小姑娘被渝城的阳光晒得睁不开眼,飞速地窝进副驾。
    但来的路上已经睡饱了,她现在是真不困,上了车之后一会儿看看窗外风景,一会儿看看大众点评上,附近有什么值得一探的店。
    看了半天,没什么收获,刚想打开微博问一嘴,就被大数据推送进萧经瑜和沉翡的各路CP剪辑,烦得她赶紧把微博退了。
    短暂的百无聊赖,怀澈澈只能把注意力放在这一刻正在开车的合法丈夫身上。
    其实那天领了证出来,怀澈澈就发现,唐瑶那天说霍修条件好,其实评价的还挺客观的。
    霍修确实长得很好,而且这种好,是不带有任何客气的水份,是看见他之后可以立刻在心里毫不犹豫地做出评判的好。
    就像现在,下午日头逐渐有些西斜,从另一侧的树林缝隙中穿插而来,偶尔会给霍修专注的侧脸勾上一层光边,更加强调出他五官硬挺干净的线条。
    而且让怀澈澈很羡慕的是,他眉骨很高,显得眼窝深,不像她,眉骨平平的,五官的立体感就没那么强,显不出他那种气场和成熟的味道。
    “我脸上有东西吗?”
    怀澈澈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霍修看了好一会儿,才看他过了一个急弯之后抬手松了松领口,一双眼睛依旧目不斜视地关注着前方路况,只很短暂地回了她一个带着点笑意的眼神。
    “呃……”怀澈澈本来想说没有,但脑子一堵,忽然冒出一句土味马屁:“有点?”
    “哪里?”
    “有点……帅气?”
    这话说完,怀澈澈自己都觉得这话说的真是LOW穿地心,迅速不自在地别开眼,眼神像只张皇的小耗子似的逃向窗外迅速被甩至脑后的树林里,转眼无影无踪。
    下一秒,怀澈澈脑后传来男人的笑声,不多,就几声,而且很轻,几乎就是气声,听得出已经经过了克制,但还是没有躲过她的耳朵。
    妈的,笑屁啊笑,不会连短视频都没刷过吧,这梗现在火的要死好吧。
    怀澈澈咬着下唇非常倔强地准备当做没听见,却听霍修从容又愉快的声音:
    “谢谢。”-
    怀澈澈本来想说这就是个梗,你也不用当真,结果直接被霍修那一句谢谢给整不会了,红着耳朵低着头刷了一路手机,好不容易上了茶山,终于看见了山上梯状的茶园。
    时间已经接近晚六点,怀澈澈跟在两家父母身后进了餐厅,看着外面空荡荡的,虽明知三月下旬是旅游淡季,却还是忍不住生出‘你看吧谁会喜欢茶料理’的小学生想法。
    席间,怀澈澈看她爸和霍爸俨然是老相识,两人熟练地推杯换盏,她爸喝了两杯又开始数落她,说她领证这么大个事儿都不知道跟家里说一声就做了。
    霍家父母自然是也跟着数落了霍修几句,但毕竟两个人的婚事也算是两个家庭乐见其成,说了几句就自然而然地开始聊起了婚礼和彩礼。
    菜不好吃,怀澈澈就偶尔敷衍地下一筷子假装进食,实际专心听长辈聊天儿。
    她家这对父母,性格大相径庭,怀建中强势到在家说一不二,李月茹则是典型的主内贤妻,一般怀建中要干的事儿她都插不上话。
    但霍家这对父母不一样,虽然两人看着都非常温和有礼,一如普通恩爱夫妻,但实际上除了这份夫妻关系外,还有一个合伙人关系,两个人的眼界和高度几乎相差无几,往那一坐,就有一种你来我往,琴瑟和鸣的感觉。
    而且让怀澈澈有点意外的是,霍家比她想象中要殷实得多,这边怀建中说给霍修买辆好车,那边霍爸就拍板给他俩置办一套市中心的大平层,谈笑间,连婚礼一桌几瓶茅台都快定好了。
    “那个……爸……我还不想……”
    怀澈澈一开始结婚完全就是觉得被催婚麻烦,现在一看这结了婚还要办婚礼,办完婚礼生孩子,生了孩子找小学,更是无穷无尽的麻烦,怕自己再不说话就直接给推进月子中心了。
    一时间,四位家长的眼神都朝她投来,怀澈澈别的倒不怕,一对上怀建中那双写着‘你要说什么先掂量清楚’的眼,顿时心头一怵。
    但下一秒,她身旁的男人很自然地将她的话头接了过去:“爸妈,叔叔阿姨,是这样的,关于这件事我们商量过,现在澈澈刚回国不久,我的事业也还在上升期,本来还没到谈婚论嫁的好时候,也是想着让你们放心才先把证领了,但毕竟生活是我们两个人来过,后面的事情,还是希望能让我们自己决定。”
    怀澈澈刚想问什么时候和他商量过,但刚侧头看过去,正好对上霍修微含笑意的双眸,就好像在跟她说:别慌。
    霍修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帮她讲话——刚才在开口的时候,怀澈澈已经做好了要和这饭桌上,包括霍修在内的五个人舌战的准备。
    而他这话,说的也确实太讨巧妥帖了。
    怀建中的面色一下就和缓下来,给了怀澈澈一个‘你学学人家’的眼神,语气也柔和下来:“哎呀这个,没事的,我们就是建议建议,具体的事情你们小两口商量就行了。”
    霍家父母也双眼含笑,有些骄傲地看了儿子一眼,“不过房子可以先买,你们先住着,要不然就有点委屈澈澈了。”
    一顿饭吃下来,怀澈澈唯一的感想就是,大家都长了嘴,为什么霍修的那张这么强?
    霍爸霍妈就不说了,她那强势的爸在他面前,都跟个老好人似的,说什么是什么,那副相亲相爱的画面强烈地冲击了怀澈澈的精神,以至于后续的房间分配与明天的行程安排,她一直没怎么听,一路嗯到了底。
    反正不就同房吗,就像是之前和唐瑶说的那样,怀澈澈领证的时候就有觉悟,婚都结了,一切顺其自然就好。
    但真的走进房间的时候,怀澈澈才发现,她好像真的有点想少了。
    这房间其实别的地方都挺正常的,装修走的是简约田园风,家具大多用实木和藤编,胜在取景很好,往窗外看,近处灌木矮树郁郁葱葱,远处繁茂茶园接天连地,四面八方都透着一股清心寡欲。
    可就是这么清心寡欲的房间,谁能想到,它的浴室竟然和卧室就只有一面玻璃墙,是的没错,一面高透高清的,玻璃墙。
    这是什么伤风败俗的东西啊!
    想象了一下待会儿自己得在这全透光的浴室里洗澡,怀澈澈感觉这比直接发生点什么还过分,但刚分房的时候她没有意见,现在再跟霍修说“待会儿你不许看”,也确实有点做作。
    霍修往里走了两步,才看见怀澈澈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某个方向,他顺着看过去,立刻明白她耳朵红透的原因。
    他笑着走回她身边,说:“水汽起来之后,什么都看不清楚的。”
    “哦对,你昨晚就住在这里是吧。”
    怀澈澈恍然大悟,看着浴室的玻璃墙,眨巴眨巴眼,忽然热情地朝他提议:“那你先洗?”
    也好让她观察观察到底什么情况。
    “好。”
    霍修倒是答应得坦荡,把她的行李箱放好之后,就直接脱下外套,拿了换洗衣物进了浴室。
    怀澈澈给自己倒了杯水坐进斜对着浴室的沙发上,本来是想看看浴室的水汽到底足不足以掩盖一切,但霍修当然不可能一进去就打开莲蓬头。
    他还要脱衣服的。
    当下,他背对怀澈澈刚脱了衬衣外面的毛线衫,正开始从衬衫的第一颗纽扣开始解。
    纽扣一颗一颗地被他推出扣眼,开襟的白衬衣很快失去了固定,从原本挺括的状态松弛下来,让霍修胸腹精壮的肌理轮廓通过镜子的反射,让坐在沙发上的怀澈澈得以一窥。
    碰到那抹肉色的时候,怀澈澈感觉自己的眼神好像被烫了一下,立刻心虚地别开眼,还十分掩耳盗铃地打开了电视机。
    电视里正在播渝城当地电视台的财经节目,怀澈澈看了半分钟,什么也没看进去,又把声音略微调大了些。
    “我们当地的这个茶庄啊,从种植,到炒制,全部都已经形成了一条龙……”
    发言人操着不标准的普通话介绍着渝城的茶业情况,霍修也在怀澈澈的余光里解下了手腕处的机械表放进洗手台的置物篮里,转身走到花洒下,拧开了热水开关。
    --

8.这是什么伤风败俗的东西啊!

- 御书文 https://www.xyushu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