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齐聚一堂

先婚 作者:偷马头

14.齐聚一堂

      这两年恋综势头很猛,怀澈澈自己还没看过,但架不住微博主页刷屏,大概也知道所谓恋综,就是恋爱综艺。
    再说的通俗直白一点,就是一群普通人,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培养感情,然后一堆明星,通过竞猜他们未来关系的发展,获得奖金或奖品。
    她看了一眼驾驶座正在专心开车的合法丈夫,感觉沉默应当是今晚的康桥,“……这,不太好吧,我不太合适吧……而且我也不算纯素人。”
    “就是你这样的才好呢,已经习惯了镜头,但又不是真正的明星,现在的观众啊,就喜欢看你这种的!”方红对自己的判断却很笃定,“澈澈啊你听方姐的没错,况且这个名额可不是蘅舟给你争取来的,是我个人托关系给你找来的,昨天我陪着喝到凌晨一点,你可不能辜负我呀。”
    “呃……”
    可能这也是怀建中那种高压教育下的副作用吧。
    怀澈澈从小被养成了遇强则强的性格,但一旦面对弱势的苦情牌,她就毫无招架之力。
    “叫什么名字啊,我先搜一下……”
    但怀澈澈同时也没有忘记她昨天已经答应了霍修,两年之内做他的妻子,虽然当时她醉意迷蒙,现在回想起来大部分对话也已经不记得,只剩那一句“我不想问”,像带着点刺的小绒毛,每次回想起来,心窝都被轻扎一下。
    “哈特庄园,第一季全网点击量已经破二十亿了,可以说是去年的超级黑马。”方红说完还怕她不清楚,又说:“你别搜了,我待会儿把这个综艺的简介发给你……”
    “好。”
    挂了电话之后,怀澈澈等了一会儿,就收到了方红发来的pdf。
    文档里先是吹嘘了一番这个综艺破了多少收视纪录,都被怀澈澈迅速地滑过去,做得花里胡哨的水晶指甲在屏幕上快速点击,发出‘哒哒’的声响。
    哈特庄园名字听起来很西方,其实是彻头彻尾的国产恋综,哈特取自英文Heart的音译,庄园只是因为他们的拍摄地就是一座庄园,让所有参加的男男女女们玩耍嬉戏。
    她很快找到这个综艺的特色介绍,但只看了三秒,就让她觉得,这破玩意有点刺激:PDF里说,在其他恋综都在主打真实感和修罗场的时候,他们主打的是亲、密、接、触。
    它确实胆大,也足够剑走偏锋,想想,三男三女,在一个山水如画的欧式庄园里短暂生活,每天都要面对各种节目组派发下来的任务,彼此交叉着展开肌肤接触。
    这都算了,这节目组还在庄园内设置了一个没有摄像头的房间——怀澈澈第一眼看到这个设计,就觉得真他妈鬼才啊,这么个房间,一男一女哪怕就进去下个五子棋,也足够让观众浮想联翩大半年了。
    就冲这个房间,怀澈澈就觉得这综艺能爆,不是没有理由的。
    蘅舟-方红:你别被这个亲密接触吓到
    蘅舟-方红:节目组到时候会根据你们每个人的情况给你们找定位和人设
    蘅舟-方红:你要是不喜欢被人碰,就拿个不解风情直女人设,而且后期都有剪辑来弄
    但就在她打字准备说自己不太行的时候,方红已经把她的顾虑提前考虑到了,气泡接二连三地浮上岸来。
    怀澈澈盯着屏幕发了会儿呆,余光刚瞄向窗外,就听一旁霍修开口问:“有什么事,这么纠结?”
    她有些意外:“你怎么知道?”
    霍修只笑:“你刚呃的声音就像是鱼在吐泡泡。”
    “……”
    已婚女性参加恋综,怀澈澈觉得确实有必要跟现在的另一半商量一下。
    她本来想着霍修肯定不会答应,到时候她就直接跟方红摊牌自己结婚了,老公不肯,为了家庭和谐,只能忍痛放弃。
    但霍修闻言,只简单地思忖了一会儿,便点了头:“如果你没试过,可以去试试,就当玩玩。”
    “?”
    怀澈澈一时间有点震惊于霍修的大方,但转念一想,也对,他们结婚往多了算才半个月,又没有什么感情基础,更别谈占有欲了。
    今天早上怀澈澈没有吃什么东西,除了被怀建中双标的态度小小地伤了一下,还忙着在心里分析了一下,霍修为什么会宁可承诺两年后自己做这个提离婚的恶人,现在也希望暂时稳住这段婚姻。
    然后经过她的一番推理,还真想出了点门路——
    和她不一样,霍修三十多岁了,刚结婚就离婚,传出去肯定不怎么好听,要么觉得他那方面功能不行,要么就觉得他人品不行,就算他本人豁达无所谓,也影响他下一段婚姻啊。
    想到这里,怀澈澈忽然觉得人生在世是真累,流言蜚语,三人成虎,就总有些人自己还活得稀里糊涂的,精明劲儿全都放别人身上,关心别人比关心自己还使劲,指指戳戳,乐此不疲。
    因此,早餐桌上,她是真真切切地心疼了霍修五秒钟。
    山路有点崎岖,霍修不敢随便分心和她聊天,虽然知道怀澈澈好像又在想什么奇怪的事情,但抽不出神去问,也只能作罢,只问:“这档恋综叫什么名字?”-
    最近业内都在说刘孝忠厚积薄发,大器晚成。
    原因无他,就因为他入行十五年,直到去年才终于做出了自己手底下的爆款综艺,一夜之间扬眉吐气,从无人问津,一跃成为了业内炙手可热的香饽饽。
    尤其第二季开始筹备的消息一放出,各路投资人冠名商全都纷至沓来,比起第一季他们求爷爷告奶奶,才借来了一个庄园,现在连嘉宾名单都还没有公开,就已经有了雄厚财力,无数备选。
    这段时间刘孝忠的饭局酒局就没有停过,乃至于他自己都有点晕了,就跟艺人赶行程似的赶饭局,上了车才想起来问:“今天晚上跟谁吃饭?”
    “跟我们这季最大的赞助商,徐氏。”助理怕他还在梦里,又提醒一句:“就是颤音的那个徐氏……”
    刘孝忠哦了一声,有点不耐烦地说:“还没开播版权已经被他们买了,这么大的金主我能不知道?不过都买完版权了,他们怎么还来约我们吃饭?”
    助理说:“好像是想推一个嘉宾进来。”
    “啊?”刘孝忠顿了一下,“那估计难办啊,我们的观察员名单已经定了,海报都已经做好了,今天还是明天就发了……早干嘛去了,现在才说要推嘉宾,有毛病吧……”
    “啊不是,”助理赶紧解释:“不是明星观察员,是素人嘉宾。”
    “?”
    自从得到素人嘉宾的答案,刘孝忠其实更不安了。
    因为恋综,观察员的阵容顶多吸引一部分粉丝,让节目的点击有个保底,但更多的路人观众看的还是素人之间爱情的火花,对素人的颜值,情商,综艺感各方面要求都挺高的。
    这万一徐氏这边忽然脑子一抽,塞进来一个又丑又笨的,到时候拉低整个观众的体验,那不是自砸招牌吗。
    但徐氏,娱乐业从影视综艺到游戏,都是无可争议的老大,这谁得罪得起啊。
    刘孝忠一路上都快烦死了,直到到了酒店,才立刻换了个人似的挂上了营业用的殷勤笑容,乐呵呵地进了包厢。
    包厢里人不多,徐氏的老大徐嘉致他有幸见过,徐嘉致的助理他认识,旁边还有个陌生男人,刘孝忠看着脸生,与之对视的第一眼,心里就生出一个想法——这要是徐氏想塞进来的素人,那他真得给徐氏磕一个。
    毕竟,恋综说是门槛低,但其实素人嘉宾真的不好找,尤其是长得帅的男的。
    很简单一个道理,长得帅不一定上镜也帅,很多男的可能现实里看着还不错,但一旦站到镜头前,立刻帅哥变普男。
    可这位,刘孝忠以自己这些年的从业经验,一眼就能确定,这就是为了镜头而生的一张脸。
    清俊,刚毅,轮廓分明,笑起来斯文谦和,淡下来极具气场,而且还是现在市面上最少见的成熟稳重款。
    这还一句话没说,他已经为这位天选之子想好了角色。
    刚刚来时的担忧烟消云散,菜都没上,双方意见已经达成了愉快的一致。
    刘孝忠放下心来心想这顿饭总算能吃得舒坦,刚一坐下,手机屏幕就弹出了微博特别关注的消息推送。
    哈特庄园官微:锵锵锵锵!小哈为大家带来第二季观察员名单和海报啦,他们分别是萧经瑜,景路,董甜甜,牡佳,谭振和康微(以上排名不分先后),让我们一起期待他们在哈特庄园第二季中的表现吧![爱心][爱心]
    --

14.齐聚一堂

- 御书文 https://www.xyushu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