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看个没完了是吧

先婚 作者:偷马头

28.看个没完了是吧

      超市里,怀澈澈戴着口罩在和霍修选洗发水的时候,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有需要遮遮掩掩的一天。
    事情是这样的,刚才霍修从家里把行李箱拿过来的时候,在车位前被人给认了出来,并且被追问了一路,到底有没有和怀澈澈在一起。
    俨然是看恋综上头的CP粉们。
    回来之后,霍修跟怀澈澈说了这事儿,俩人一合计觉得不太行,就又外卖点了两包口罩,开始在超市里扮起了夏末流感人群。
    “牙刷你带了吗?”
    “带了,不过可以买两个刷头备用。”
    “那边有巧克力促销哎。”
    “那你去拿两罐,我在这等你。”
    逛超市的过程还是快乐的,怀澈澈从小就喜欢买零食,每次怀建中给她结账的时候,都是父女关系融洽的高点。
    原本说是来买拖鞋的,结果整个购物车里全是怀澈澈的零食,薯片巧克力牛肉干,堆得就像是圣诞树下的礼物山。
    路过的小孩都羡慕哭了,怀澈澈很大方地从里面拿出一盒巧克力饼干递给他:“送你,多大点事啊!”
    小孩哭得更伤心了:“你又还没付钱!”
    怀澈澈毫无慈悲,指了指身后无辜的某霍姓男性:“没办法啊,姐姐现在也没钱,都得靠那个叔叔养。”
    霍修被说是叔叔也不介意,在旁边笑着看,等小孩走了之后才把她的巧克力饼干重新放回车子里:“下次能不能叫哥哥,叔叔有点太老了吧。”
    “哥哥太肉麻了吧,我这辈子还没喊过谁哥哥,”怀澈澈笑得厚颜无耻:“要么叫伯伯吧,反正你也是老霍了。”
    “那我倒是无所谓,”霍修一本正经地跟着她的玩笑话继续往下说:“就怕爸不答应。”
    “……”
    这种正经八百的人忽然来点幽默感,简直效果拔群。
    怀澈澈在原地笑了五分钟,差点儿整个人都被放进购物车里推走,才勉强站起来,接受霍伯伯的夸奖:“小怀还挺警惕的,知道不能给父母不在身边的小孩零食吃。”
    “?”怀澈澈压根没想那么多,愣了一下才说:“原来不能啊?”
    “因为如果吃出问题来,很难界定责任。”霍修顺着她的话就聊起来:“之前我们律所接了个案子……”
    两个人聊着天,从零食区到了生鲜区。
    怀澈澈看霍修去拿袋子,跟过去问:“要买菜吗?”
    “买一点?”霍修看她满脸懵懂,又问:“你什么时候复工?”
    “唔……我明天就得开工了……”怀澈澈一想到之后要一路到年尾的工作安排,整个人头都大了,“就这叁天休息还是我争取了二十分钟才争取来的。”
    “好,那就少买点。”霍修点点头:“要继续探店吗?”
    “要,但也还有别的事儿。”
    怀澈澈也觉得挺莫名其妙的,因为蘅舟那边现在给她接的工作,除了原本的探店之外,还有一些平面广告,网络节目,感觉已经不是视频UP主的工作,更多倾向于是艺人的工作了。
    本来她还想着能推就推掉,但眼看现在经济来源被断,也不是挑活儿的时候,只能硬着头皮先攒钱再说了。
    “哦对了,红姐那天还问我要你的联系方式呢。”怀澈澈说:“说是,毕竟我们是cp出道,如果能一起接商务的话……”
    “我可以接,但是不想把电话给你的经纪人。”霍修挑了一些番茄,又选了几只生蚝,“如果有需要我配合的工作,你叫我就好了,可以吗?”
    忽然被人委以信赖托付,怀澈澈竟然有点紧张起来:“不过你应该很忙吧。”
    “还好,”霍修笑了笑:“时间总能挤出来的。”
    两人买好东西回到家里,霍修在厨房处理食材,怀澈澈则是去书房,准备给霍修收拾出一个住的地方来。
    因为当时在做设计规划的时候,怀澈澈根本没考虑过还有另一个人的需求,所以好好的叁室两厅大平层,只留了一个主卧,剩下那两间一间做成了衣帽间,另一间做成了压根没进来过几次的书房。
    书房里东西不多,书柜里都是她之前读建筑时用过的书,还有画过的图纸作业。
    国外读大学的时候,怀澈澈每个学期都会把自己用过的教材和画过的作业寄回国,在老宅里放着,后来有了这套房子之后,就全都带到新家来了。
    本来怀澈澈是想进来看看这沙发能不能打开后当张床用的,结果推门进来就把正事儿给忘了,拿起柜子里的图纸,一页一页地翻了起来。
    怀澈澈从小就喜欢画画,但别人家的小孩喜欢画花鸟虫鱼,什么都画,她就只喜欢画房子,各种各样的房子,跟着怀建中去到哪儿,那素描本就带到哪,去北京画故宫颐和园,去西藏画布达拉宫,去内蒙古就画蒙古包,只可惜画的不怎么样,经常被怀建中拍着后脑勺嘲笑说:“你这画的什么啊,中国的顶子,外国的身子,乱七八糟的,四不像。”
    后来李月茹来问她,她才说:“我觉得这样好看。”
    再后来,她真的读了建筑专业才知道,这就是最原始的设计。
    怀澈澈翻了几张,看见旁边老师的小字批注,忽然又想起大学时被一张张图纸作业支配的夜晚,当时虽然经常跟唐瑶抱怨很累,但其实每一个熬夜后的天亮,来的都是不知不觉的。
    “小怀?”
    直到霍修的声音传来打断了她的回忆,怀澈澈才回头:“啊?”
    “我问你生蚝是清蒸还是蒜蓉。”霍修说着,握着门把将门打开,“我以为你在客厅,结果怎么跑书房来了。”
    “哦!对!”
    怀澈澈这才想起自己是来干嘛的,随手把图纸往旁边一放,扑到旁边的沙发上:“来来来,你帮把手,帮我把它打开。”
    这书房里有张沙发,怀澈澈记得摊开了就能当床用——虽然现在说起来有点马后炮的意思,但当时她购入这张沙发的时候,脑子里想的是能在书房里躺着看书,得有多舒服。
    只是说完了,怀澈澈意识到她好像还没和霍修商量,就已经决定让他睡书房了,赶紧哄着他说:“你先睡一阵这个,等我赚到钱给你换张大床,怎么样?”
    霍修看起来倒不是很介意,非常好说话地点了点头,然后就过来帮忙了。
    但沙发很显然有自己的想法,不知道是哪个关节卡住,两个人费了半天劲也没能将它摊开,到最后怀澈澈只能喘得脸红脖子粗地认输:
    “算了,又不是没一起睡过,就这样吧,毁灭吧!”
    夜。
    怀澈澈洗完澡站在洗手台前,刚敷上面膜把电动牙刷塞进嘴里,就看霍修拿着换洗衣物走进来:“我待会要开个视频会议,怕开完很晚,洗澡会吵到你,所以能现在借浴室用一下吗?”
    “唔,好。”
    人家有工作上的事情,怀澈澈当然愿意让步,但这一口牙膏沫子也把她给困在了浴室的洗手台前,只能看着镜子里男人动作利索地脱下身上的衣服,打开淋浴间的玻璃门。
    这场面,是不是有点熟悉?
    怀澈澈面无表情地握着手里的电动牙刷,脑海中非常不合时宜地浮现出男人肩背无比明晰的肌理线条。
    但和茶山那天不一样的是,这一刻,怀澈澈的面前是镜子,背后是淋浴间,想要不看到霍修的身体,除非她往左右看——可他妈的刷牙的时候往左右看也太刻意了吧!简直就是做贼心虚啊!
    而那边霍修看得出是真有事儿,动作相当快,不到一分钟时间就已经站到了花洒下。
    怀澈澈赶紧低下眼去,心中默念叁遍非礼勿视,却在过程中不小心用余光瞄到了霍修的下肢。
    对,就是上次茶山的时候没看见的下半身。
    与上半身的精壮相吻合,霍修的下半身也很富有力量感,比例极佳的腰臀,大腿,没有一处是平直的,目光所及之处,尽是鬼斧神工的饱满。
    淋浴间的顶灯从上而下,与淋浴喷头的热水一并降落,让他整个人立刻如同满身汗迹的战神披挂着太阳的金辉从天而降,怀澈澈盯着他洗澡的背影,感觉他是真适合去拍男士沐浴露的广告。
    她神经很放松,因为知道看也看不了多久,很快就看不清楚了。
    但没过多久,怀澈澈就发现了不对劲。
    没有雾气。
    因为是夏天,浴室里的水汽很薄,只浅浅地在两面玻璃墙上浮起一层似有若无的,斑驳白色。
    这一点根本不足以遮挡人的视线,怀澈澈甚至能清楚地看见在霍修转身去挤沐浴露的时候,双腿间一片黝黑的茂盛,与蛰伏其中的粗长性物。
    比皮肤颜色深,偏红,栖息在主人的影子底下,看着好像一条暗红色的蟒,散发着与霍修本人截然相反的攻击性与侵略性。
    它跟怀澈澈看过片子里的尺寸完全不一样,这一刻哪怕以一种相对而言还算乖巧的姿态,只是垂在男人的双腿间,也足以让看见的人惊撼得移不开目光。
    尤其是,怀澈澈看见它一点点抬起头来了。
    嘴里的电动牙刷早就不知何时停了下来,因为停留在一个位置太久,怀澈澈感觉自己的口腔内壁都被震得些微发麻,脸颊更是一片沸腾的滚烫。
    淋浴头被关闭,水声戛然而止,如同无声的当头一击,她如梦初醒,慌乱地把牙刷从口中拽了出去,却意外拉起一道裹着牙膏细泡的白色长涎。
    涎水脆弱而粘腻,在空气中晃动犹如心尖的颤抖。明知淋浴间里的霍修背对这边,怀澈澈的手依旧因做贼心虚而在某一瞬抽空了力气,手一个没拿稳,将电动牙刷掉在了地上。
    怀澈澈感觉自己耳畔嗡嗡作响,好像是心跳过速产生的回声,她蹲下身准备赶紧把东西捡起来,漱口逃离现场,但牙刷却从旁边被另一只手捡起。
    随即,她整个人也从地上被拉了起来。
    霍修身上只下半身围着一条简单的浴巾,大概是随手一围,相当松垮,劲瘦的腰线旁边两道清晰的人鱼线隐没进浴巾的边缘里。
    怀澈澈从他手里接过牙刷,便急匆匆地转身漱口,但镜子里男人的身影却忽然靠近。
    她吐了漱口水刚站起身来,后腰就被一个已经微妙地熟悉起来的东西顶了一下。
    隔着两层厚实的浴巾,坚硬与灼热却丝毫不减,仿佛一支带着火的破云箭,直直地命中了她两股间的尾椎,在那燃起熊熊烈火。
    他手搂上她的腰,没有直接用手捏,而是手握成拳,用小臂在她的腰上用力地往自己的方向带了一下,声线低沉隐忍:
    “看个没完了是吧。”
    怀澈澈浑身僵住,眼睁睁地看着镜子里的男人低下头来,滚烫的吐息侵蚀她的皮肤,在上面留下灼热的红痕。
    她侧过头去想躲,霍修也没有追,只是在她舒展开的侧颈上,泄愤般地用力一吻:
    “迟早被你弄死。”
    他没有再继续下去,说完那句话就松开了怀澈澈的腰,套上旁边的干净衣服,离开了浴室,只留下怀澈澈一个人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那个目光呆滞满脸潮红的人,回不过神来。
    直到双腿间的潮湿感将她唤醒,怀澈澈才意识到,她好像,又偷看霍修洗澡了。
    而且,又有反应了。
    妈的怀澈澈你之前跟唐瑶一起看偷窥系AV的时候还说别人变态,原来变态竟是你自己!
    怀澈澈怀抱着对自己的审视与批判,迅速拿了换洗衣服钻进浴室。
    上次渝城的时候就是这样,她洗完澡之后就把那种感觉忘了,重新恢复了平静。
    但洗完澡换上干爽的新衣服,确认霍修已经在书房进行视频会议之后的怀澈澈躺上了床,却发现那股感觉还在。
    她稍微夹了夹腿,确认那股濡湿感已经被水冲洗得很干净。
    那是什么呢,那种隐隐约约的躁动。
    怀澈澈从床上坐起来,把房间里空调的温度降到了十六,然后把自己的小被子掀到了一边。
    空调的冷风吹过,她的皮肤是凉下来了,但除了骤起的鸡皮疙瘩之外,却没感觉到有多么舒服。
    怀澈澈只得又重新卷起被子,闭上眼睛试图入睡。
    怀澈澈虽然平时喜欢出去玩,一玩可能能玩到凌晨一两点再回家,但不出去玩的时候,十一点之前就差不多睡了。
    虽然生物钟不太稳定,但怀澈澈一向入睡很快,当年去留学的时候,倒时差也倒得非常顺利。
    但今晚的意外却好像完全不止当下这股不知名的躁动。
    她的大脑不知道在亢奋些什么,哪怕已经双眼紧闭,却不断浮现出刚才浴室中的画面。
    连串的水珠顺着精壮的身体滚落,皮肤在浴室顶灯下散发着健康光泽的小麦色,偶尔侧身拿取东西的时候,块垒分明的胸腹——
    等一下,怀澈澈你什么时候这么好色了!色字头上有把刀你知不知道!
    小姑娘暴躁地将被子扯过头顶,把整个头都兜在里面,顿时整个世界都黑了下去。
    视觉受限的同时,她的耳朵更加清楚地听见自己心虚的心跳。
    手机的震动传来的时候,怀澈澈整个人都被吓得一激灵,在看见蓝色鲸鱼emoji的时候,忽然感觉就像是被海里的鲸鱼挤过来的巨浪冲刷了一遍,猛然冷静了下来。
    “喂?”
    怀澈澈从床上坐起,按下接听:“你忙完了?”
    “快了,还有几天吧。”电话那头的萧经瑜声音因为极度疲惫而格外轻柔,“你呢,怎么回事,胡成说你又搬回去了,所以不用找房子了?”
    “嗯……”怀澈澈含糊地应了一声:“那个女的搬走了,所以我搬回来了。”
    萧经瑜好像笑了一声:“怎么好像一夜之间长大了似的,要是以前,就算她搬走了你也不会再搬回去吧。”
    确实是这样。
    如果按照怀澈澈以前的性格,只要她意识到家里的东西已经被别人用过,她就绝对不会再回来,说白了还是这次霍修的处理确实好到已经无可挑剔,把她心里那根小刺也给拔了。
    但这件事就这么明晃晃地被萧经瑜说穿,还是让怀澈澈脸上有点挂不住:“怎么了,我就不能成熟一点吗!”
    “挺好的,”萧经瑜声线逐渐轻松下来:“那剩下的事情,就等过阵子到海城见了面再说吧。”
    “嗯?”海城?
    “你还不知道吗,蘅舟准备给你开一个新的网络节目。”萧经瑜说:“第一期的嘉宾邀请发到我这来了。”
    蘅舟确实是在铆足精力培养怀澈澈的。
    一个小公司,能为了一个新网络节目,几乎给现在的一线发遍了邀请,就为了给她这档节目弄个开门红,真不可谓是不感人。
    只可惜哪怕钱给够,绝大多数一线也是不愿意自降咖位去给一个网红作陪的,甚至都不用艺人来做决定,经纪人那边就直接给否了。
    胡成得亏是对蘅舟这个名字有印象,看了一下发过来的资料,发现还真是怀澈澈,就发给他看了一眼,但丑话也说在了前面,说是如果要去,那只能安排在他准备休假的两天时间里。
    萧经瑜干起活来很拼命,连轴转起来叁四个月没有一天休都是很正常的,要进了组的话可能要连上半年,很多时候一天就睡四五个小时,就连春节可能也要接连不断地参加各种晚会,能挤出这两天来,胡成也已经是拼了老命。
    “我答应了之后,蘅舟那边联系我说,因为是第一期,国内可以选择的面还很大,可以去我想去的城市。”
    萧经瑜说。
    “我想了想,就选了海城,跟你一起回母校逛逛,再去看看我以前打工过的酒吧,看看老板他们过的怎么样了,是不是很好?”
    --

28.看个没完了是吧

- 御书文 https://www.xyushu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