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小丑

先婚 作者:偷马头

29.小丑

      会议定在晚上十点,霍修进入视频会议界面里的时候,其他人都已经到齐了。
    说是会议,其实也就是因为他今晚要回来做饭,所以早走了一点,没来得及听手底下人汇报现在手头案子的进度,所以回到家补个视频会议而已。
    一进去,王瑞就从霍修背后的新背景墙,察觉出了些许端倪:“老大,你这是在哪呢?”
    王瑞旁边那个屏幕里的人叫李懂,人如其名,真的很懂。李懂一眼就瞄到后面书柜里,有些书脊写着建筑相关字眼,立刻一拍大腿:“我靠,老大,你不会在,在嫂子家吧?”
    怀澈澈在节目里提过自己学的是建筑。
    自哈特庄园在他们律所内蔓延开之后,一帮人都成为了嗑学家,每天就是追着霍修问东问西,想抠点节目外的糖吃。
    奈何怀澈澈录完节目人就没了,霍修这也是确实供不上他们想要的东西。
    现在可算是给他们逮着了。
    下半身的物件儿还硬着,霍修声线哑得厉害,清嗓两次才笑着说了声:“别废话,赶紧结束。”
    但似乎没什么效果,甚至有点越描越黑。
    李懂顿时懂了,长长地哦了一声,一帮人这才开始进入工作状态。
    他们插科打诨归插科打诨,工作起来立刻收起了玩笑的态度,一场会议推进下来,结束得比霍修预计的还要早十分钟。
    散会后,霍修扫了一眼又从工作状态中跳脱出去,开始蠢蠢欲动俨然一副想要开记者发布会的小律师们,直接退了软件,留王瑞和李懂他们面对一个突如其来的黑屏,哇哇大叫:
    “他跑了!他慌了!他急了!”
    “他绝壁是在嫂子家啊啊啊啊——”
    关了软件的霍修合上笔记本,因为身体另一处还没有冷静下来,他索性继续坐在原位上,拿起今天白天怀澈澈随手放在书桌上的图纸,翻看了起来。
    她这些图纸不是电脑画的,全部都是手绘。图纸顺序应该是打乱的,就随便放在了一起,某一张是看起来还相当青涩的小独栋楼,到了下一张就是别墅。
    但无论简单与复杂,她每一张图都有至少两个外观图,再分出叁到四个剖面,有一些特别复杂的,例如中式园林会分更多,每一个区域以颜色划出区别,到处都标上了表示距离的数字与箭头。
    除此之外,中间还夹了不少建筑的插画,似乎是她在闲暇时间对着某个建筑,用彩色铅笔简单勾绘出来的。
    有的粗糙一点,只勾出个轮廓就不画了,有的画得精致一些,甚至会把周围的天空和建筑物旁的植物也带进一点来,从时间上来看,有她在海大的时候采风画的,有她出国后画的。
    他一张一张翻过去,忽然在当中看见一个非常眼熟的布局。
    好像就是他站在所处的这套房子,内部的剖面图。
    右下角是完成日期,2018.1.13。
    今年一月,应该是她差不多刚回国的时候。
    再往前翻,还有很多张类似布局的剖面图,整体框架类似,但细节各有不同,日期一点一点往前推,最早的一张是2017.8.2。
    这套房子的内装,她纠结了小半年。
    霍修把图纸按原样迭好,放下。
    欲火将歇,霍修回到卧室,就看小姑娘已经在十六度的房间里睡着了,身上紧紧地卷着空调被,就像一只蜷缩的蚕蛹。
    他随手把空调调回二十五度,遥控器放床头柜,又走出卧室,简单地在家里四处转了一圈,重新好好地欣赏了一下这个家各处的小细节,才回来,俯下身才她额角轻轻地亲了一下。
    还好。
    把这里给她抢回来了-
    怀澈澈直到出发去海城的路上,才从方红口中得知蘅舟给她开的这个新节目的名字。
    叫《今天吃点啥呢》。
    这节目和它的名字一样,就是一个全国性质的探店节目,然后每一期都会邀请一个嘉宾过来,两个人一起在全新的城市吃吃玩玩。
    简单来说,就是一个豪华版吃播加Vlog的感觉。
    类型倒是怀澈澈喜欢的类型,但她总觉得,要和其他人一起吃饭,肯定没有自己一个人猫出门去吃饭来的自在。
    不过赚钱嘛,也不是挑挑拣拣的时候了,怀澈澈现在只想赶紧赚钱,先经济独立,然后再攒钱把这套房从她爸手里买过来,断了他吵架时的后路。
    她和方红、方红的助理,一个名叫宋蕾的小姑娘,以及摄影、灯光妆造一大批人,在酒店与萧经瑜和胡成碰了头。
    萧经瑜这次出来,身边没带孟小馨,看怀澈澈有点失望,胡成主动解释说:“这两天她放假了。”
    其实除了他俩之外其他人都放假了。
    任谁这样连轴转几个月也是受不了的,要不是怕萧经瑜冲动之下又做什么傻事,胡成也好想回家。
    拍摄的过程中其实更多的是公事公办,面对镜头,怀澈澈除了描述味道之外,就是偶尔按照方红的指示,去问一问萧经瑜新戏的情况、喜欢的口味等等。
    最难的地方可能就是这些事她明明早就已经知道,还要在镜头前扮演出很意外的样子。
    一天的拍摄终于结束,所有工作人员包括方红和胡成都回到了酒店,怀澈澈卸了妆一个人躺在酒店房间,接到了萧经瑜的微信,说在停车场等她。
    对于躲避娱记,萧经瑜早已驾轻就熟,一辆备用车提前准备好,黑色口罩兜帽卫衣运动鞋,开到海城大学附近,下了车就完全融入了课余时间的学生群体里。
    他们的工作就是吃饭,怀澈澈这一天吃的就没断过,到现在胃里还撑。
    萧经瑜的情况也差不多,正好俩人戴着口罩也不方便进去吃饭,就双双混进海大散散步,正好消消食。
    九月中旬的海城温度十分宜人,尤其入了夜,一点找不到庆城那股燥气,湿润的海风徐徐而来,哪怕带着口罩也不觉得闷热。
    怀澈澈身上也是一件大学生气息十足的T恤加运动裤,穿着大学的时候的打扮,走进熟悉的校园,一时之间更是感慨万千。
    “我们之前是从这条路走到教学楼的吧,然后那边是女寝。”
    “对,男寝在另外一边。”
    “那时候我经常因为自己是女生而感到幸运,因为女寝离教学楼比较近,嘿嘿。”
    “你那时候就说过了,还问我嫉不嫉妒你。”
    说实话前几天在听见要来海城的时候,怀澈澈心里是有一点迷惘的,不知道为什么萧经瑜才二十几岁就开始怀旧了。
    她也确实没想到自己站到这儿,居然就真的能想起那么多事儿,毕竟只在这里读过一年书,之后出国也没再回来过,要说感情很深,那确实有点假。
    “是吗?”怀澈澈完全不记得自己还说过那样的话,“那你怎么说的?”
    “我说不嫉妒,早起五分钟就好了。”萧经瑜说。
    “什么啊,真无聊。”
    她笑着往前赶了几步,然后转过身,一边倒退着往后走,一边朝萧经瑜弯起眼儿:“我当时不会也是这么说的吧?”
    “没有。”萧经瑜回想起那个时候的怀澈澈,眼底亦漏出些许笑意,“你说那就让我以后叫你起床,反正我会早起五分钟。”
    确实像是她能说出来的话。
    二十五的人重新去听十八岁的自己说的话,纵使是在朋友圈里公认这么多年0成长的怀澈澈,也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只是不好意思归不好意思,她挠了挠头,仍旧死鸭子嘴硬道:“说的没错啊,统筹计划嘛!”
    在学校里逛了一圈,俩人从另外一个校门出来,这里很多店早就已经换了主人,但怀澈澈还是在整条欢腾的街道中认出其中一家川菜馆,小四川。
    大学城附近一般都是物美价廉的小店,哪怕做炒菜,形象也更类似于苍蝇馆子,这小四川算是相对而言最有排面的,不光仔细装潢了一番,还有二楼雅间,所以当年同学里谁恋爱了,谁生日了,但凡是正式一点的事情,基本都在这里吃饭。
    “我去,小四川可以啊,我还以为我走了它肯定倒闭了。”
    怀澈澈当年去过一次,毕竟吃过见过,觉得无论环境还是味道都很不能打,从而断言这家店离倒闭不远,结果没想到是它把周围其他店都给熬死了。
    她回头看向萧经瑜:“你之前是不是就在这打工来着,后来我爸搞突然袭击,你还在这请他吃了饭,结果这老头一点也不领情,第二天酒醒了第一句话就是你们学校附近的菜馆,真难吃。”
    怀澈澈是八月离的家,当时怀建中气得说让她赶紧滚出去吃苦,但心里还是惦记女儿的。
    他一边惦记,一边又拉不下脸来跟怀澈澈说过来看看她,就趁那年国庆,一声不吭地跑过来了。
    当时怀澈澈刚跟家里打了电话说国庆不回家,正好伙同一帮朋友满世界疯玩儿去了,怀建中到寝室找人扑了个空,问人在哪,室友答:“不知道,不过没准萧经瑜知道吧。”
    萧经瑜。
    怀建中乍一听这名字都没听出是男是女,又问了一番,才知道,原来怀澈澈已经追人家追到满校风雨。
    他寻思这一趟可真没白来,直接就按照怀澈澈室友的供词,找到萧经瑜工作的地方,小四川。
    小四川这家店虽然味道不咋样,但作为海大附近唯一一家上了点档次的小酒店,小四川姿态倒端得挺高,所以哪怕只是雇个服务员,宁可工资比旁边的馆子每小时多五块钱,也要找些长得好看的大学生。
    那时候萧经瑜周一到周五下课后在小四川端盘子,周末赶到市区当家教,这头刚架不住怀澈澈缠人的电话答应她下班了就去KTV找她,那头刚挂了电话就遇到了怀澈澈的爸。
    怀建中那年才四十几岁,自诩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一看萧经瑜就是个端盘仔,心里已经对怀澈澈这看男人的眼光燃起了两撮无名火。
    再等表明身份,跟萧经瑜坐下,酒过叁巡,了解到他从小无父无母,只有一个卧病在床的爷爷时,那无名火已经蹿到了五分。
    其实当时萧经瑜也看得出,怀建中对自己是越来越不满意的。
    感性上他似乎应该隐瞒一部分情况,但理智却在强调,正因为怀建中不满意,所以他更应该和盘托出。
    这些话他之前就和怀澈澈说过,但她太过天真,根本不懂这些事情意味着什么,还是一头扎了进来。
    也许换一个人,换成她的至亲,能够把她叫醒,让她抽离出去。
    所以那天他借着酒劲,把自己向怀建中剖开了。
    每一刀,都是他自己划的。
    而怀建中却好像真的醉得厉害,一直向他抱怨怀澈澈生活上的穷奢极侈,抱怨怀澈澈的不懂事。
    当那些萧经瑜在怀澈澈身上见过却不认识的小配件,变成了一个一个确切的数字展现出来的时候,那种震撼无异于井底之蛙窥见漫天星斗。
    如果说上次那个酒店房间的价格还能让萧经瑜有换算的过程话,那么这一次,萧经瑜就连这一步都已经不敢再触碰。
    他不敢算,以自己廉价的劳动力,要不吃不喝不睡多久,才能给她买得起一个,配得上她的礼物。
    饭后,萧经瑜把喝得烂醉的怀建中送到了附近的宾馆。
    刚把人放平躺在床上,怀澈澈催促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萧经瑜,你半小时前就应该下班了,到底有没有在路上啊!”
    她的声音就在耳畔。
    萧经瑜却感觉两人相隔无数光年。
    他在地上,而怀澈澈在他肉眼都无法企及的,银河里的另一个星系之中。
    那不是可以通过努力弥补的程度,这一刻萧经瑜感觉哪怕只是肖想一下两个人的未来,都有一种痴心妄想的滑稽感。
    “抱歉。”
    他开口,感觉自己像是吞剑失败的小丑。
    剑刃划破他的喉管,可他顾不上疼,只想赶紧把满嘴的血咽下去,让自己最后的表演看起来没有那么失败与狼狈。
    “突然有点事,不去了,你们玩吧。”
    --

29.小丑

- 御书文 https://www.xyushuwen.com